~夜暮於八月~

憶德國的秋日長空

憶德國的秋日長空

八月底,暑假最後一個星期周末日,連續二天特別喧鬧,孩童嬉鬧著大嚷大叫,聲音響徹小鎮的街坊,好有朝氣,聽來也覺有趣,不知道他們在玩些什麼,情緒能這樣高昂,彷彿生活中從來沒有什麼值得憂傷的事。就在儘情玩了一個上午,近中午12點鐘時,突然街上靜了下來,真可說悄然無聲了,若不是幾分鐘後又有車行聲從凝息的空中劃過,真以為世界就這樣停止了。…

而我正喜歡這樣的畫面,像前一格的鏡像被暫時隔離,滿足於我,在悠悠流逝的時光之河中,短暫的空無…。

~<一種凝止>~

寢室的光

寢室的光

也是月底,又見準備傳統信仰的祭祀活動,在我看來這類祭拜用盡繁多的時間精力和金錢,農曆七月結束後,這個有著特別意思的鬼月也要關,感覺又可以恢復一點正常的思緒,他們也不用再為這些拜拜的事忙東忙西的。

對小時候曾執香拜拜的印象還留在腦海裡呢,但那都已經是過去的我。小時父母親常帶我們去廟宇,尤其關子嶺一帶有幾間非常著名的廟寺,但老實說從小我對廟的印象只有怕,人都來這求功名求事業求平安…,我卻感到渾身不自在。怎麼說呢?如今回頭看這事,好似一個時間到了,預備好的路就會為你而開,每個人會走的路確實都不一樣。

~<鬼月關>~

八月黃昏夕暮

八月黃昏夕暮

八月窗外的黃昏

八月窗外的黃昏

下旬,老是在黃昏夜暮間降下雨來,雨有時下得頗大,雨水充足,有時只飄著毛毛細雨,整體而言濕氣仍是相當飽足。

最後一個周末假日的黃昏又是微風細雨,雨中輕晃著夕陽的微光。我難得此時在頂樓多待一會兒,欣賞眼前這溫柔含蓄的景致。一群家鴿,一群白色野鷺、一群燕子都在這涼爽的黃昏天際中高飛,一時間發現盈滿天地間的是如此多樣的禽鳥,好不熱鬧的氛圍!可牠們活躍卻也能和諧地配合著整個天地的情境,營造一點溫煦一點肅穆的氣氛,真是令人感動!

風兒略帶動感地吹,眼下看見一位騎著腳踏車單手撐傘,單手握著車把的男子,搖晃著不穩的身軀在細雨涼風中緩緩前行。我再度仰頭望天,等慢慢的,風要吹散了雲,灰藍的天空也即將浮現,撥雲間卻夜暮將臨,而路上的人兒依然會在這閑靜的小鎮街頭繼續前行…。

~<風與細雨的黃昏>~

~夜暮於八月~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