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短暫在此綠繡眼~

好可愛的綠繡眼

好可愛的綠繡眼

靠窗位置傳來嬌滴滴的啁啾聲,以為就像平常一樣有小麻雀在小陽台上戲玩,可再仔細一聽不太像麻雀的聲音,但又不以為意。似乎是過了好幾秒我才發覺,有鳥飛進了我的寢室,而自動地又把那鳥理解成麻雀,不然還能有什麼鳥呢?原本想就讓牠們在那裏玩吧,不要打擾牠們,可那叫聲真是越聽越好聽,很可愛嬌嫩,聲調也不是吱吱喳喳,原本正在一旁例行閱讀離植栽群二公尺遠的我,終還是被鳥兒美妙的叫聲喚起了好奇心,抬頭將目光往植栽群方向注視,終於在綠意叢葉中讓我看見牠們,竟是二隻可愛的綠繡眼,就是上回霸王級寒流來襲時被我拍到被可惡殘忍的烏鶖活剝生吞的小綠繡眼。

相關連結︰天灰灰,窗外的鳥~YINGJU-LU

天啊!牠們好可愛,在寢室裡的幾棵較高大的小樹上跳來跳去的,很快樂的模樣。我為了看清牠們從座椅上起身站出,可能這動作驚嚇到了牠們,其中一隻警覺性較高的,很快往窗口方向飛了二次,結果又彈吊在紗窗門上,但第三次便成功飛出去了,算是相當敏捷的了!

其實紗窗口開得並不算大,結果還是把鳥兒吸引過來了…。

剩下一隻綠繡眼似乎看情況不太對也想往外飛,可是牠就沒那麼幸運,撞上紗窗又撞上玻璃…,最後又乖乖站回高高的樹上…。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我原本想應是沒什麼機會可以捕捉鳥停留在寢室裡的畫面的,結果卻是…沒想到這次居然這麼幸運。

我見獨留的這隻綠繡眼一直停在樹枝上,真是機不可失,走到書櫃處拿起相機一張接著一張拍,綠繡眼早就看見我了,可是牠不像麻雀會慌張亂飛,也沒有發出慘烈的呼叫聲,哈。最後還是我看牠獨自留在這太可憐,將紗窗門大開,跟牠說再飛一次吧,牠就真的飛走了,剛好飛出窗門時,早先飛離的那隻綠繡眼定是在某處等著牠,也飛到窗前,二隻會合後,一塊消失在建築的轉角處。…

這次鳥兒停留在寢室的時間不算短,而且狀況比我想像中的好,至少牠們不像麻雀會盲目衝撞,比較鎮靜些。

德國卡塞爾藝術學院工作室前的住家~秋天的風景

德國卡塞爾藝術學院工作室前的住家~秋天的風景

我愛極了我寢室裡的植栽群,可以在這處空間裡自得其樂,可是卻老是有雜音在我耳邊揮之不去,每隔一段時日家裡的父親母親大人就會拿著風水書說房間裡種植物不好,說真的我很難聽進去!

其實不少室內綠化的設計藝術裡,也都能配上高大型盆栽如馬拉巴栗等等植物的,又諸如黃金葛、小椰子樹、變葉木、蕨類吊掛等等也都是很常見,我的植栽群還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呢。可是大人們就是偏偏接受不了,老愛拿傳統風水說來恐嚇我!

說來,台灣早期的建築體如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其內部空間也都沒有什麼特別規劃,書房、臥房,甚至客廳通通都在一起了,有什麼好風水說的呢?

我一直很欣賞很喜歡歐洲的綠化環境,尤其像爬牆虎爬滿整棟大樓對我超有吸引力,但被我父母親大人們一瞧,風水說不吉利!有些觀念我真的無法認同,同樣的父母親大人對我的想法也沒轍吧!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牠,短暫在此綠繡眼~

~yingju-Lu~

~附轉載圖文取自大紀元~

紐約女子在家種500棵植物 如同都市叢林

【大紀元20160824日訊】(大紀元記者陳俊村編譯報導)紐約市居民歐克思(Summer Rayne Oakes)在其公寓裡種植了超過500棵植物,以致整個家裡到處都是花花草草,就連壁櫥都是花園。這一片綠意盎然的地方,可謂都市中的一座叢林。

歐克思自小生長在賓州鄉下,家裡有5英畝土地與多種動物和植物,她因而很習慣與大自然為伍。她於11年前因從事模特的工作搬到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的一間公寓,經她一手栽培,這個占地1,200平方英尺的地方長滿了各式各樣的植物。

現在身兼生態學家、作家和電子商務企業家等多重角色於一身的歐克思說:「我認為我能在紐約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讓我自己被植物所圍繞。」當年是模特的工作把她帶到紐約來,但除了模特的工作之外,她一直致力於喚起人們對環境的關注。

歐克思表示,她一開始只在家裡種了一棵琴葉榕,隨後不斷增加植物,慢慢地讓家裡成了一座小型的植物園。

雖然每天照顧這幾百棵植物要花費不少時間,但歐克思認為這並非苦差事,反倒像是在進行冥想,所有的工作都是值得的。

歐克思說,每次她回到家,就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她知道當她邀請其他人到她家時,他們也會有相同的感覺,這可以從他們的臉部變化看出來。

而對於第一次到她家的人而言,他們只是面露驚訝的表情,不斷地讚嘆。歐克思說,這也是因為都市生活中缺乏綠色植物,即便不是在鄉下長大的人,也會打從心裡懷念這種環境

相關視頻 ~How to Green Your Ho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MO-Ig_fRt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cyE2an3F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