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的窗~

風景圖片取自大紀元

風景圖片取自大紀元

斷斷續續,幾日黃昏入暮間的雨,雨勢雖稱不上滂沱,但也不小,伴有閃光、微微的雷鳴。濕濘濘的大氣讓夜晚的風也涼爽了些,最迷人的是雨後音籟蛙鳴,可惜幾日來雨後的夜空來不及放晴總是陰沉的,看不見燦爛的星光與月亮嬌麗的臉與蛙兒們同歡!

黃昏時漸漸有些秋高氣爽的味道了,聽見燕子家族頻繁從高空放出了啾啼聲…。

在這寂靜的夜,我翻開散文書閱讀,再一次重溫一冊滿是抒情輕柔的文字,突然間腦海閃過從前閱讀此書時的情景,再一次攫取那份藉由作家描繪書寫所營造的圖像風景,等在我心中醞釀成形時的契機與悸動的感受。一直以來我對山居歲月是如此迷戀,對描繪大自然的文章是如此鍾愛,像與生俱來,始終沒有改變!

風景圖片取自大紀元

風景圖片取自大紀元

摘錄一小段描繪山居風景的散文篇章於下,摘錄自作家呂大明所著的夏蒂拉隨筆,編入於南十字星座。

夏蒂拉的山景是迷人的,有幾個黃昏,我靜靜地欣賞那四周巍峨的山景,那山景就像一篇動人的文章,既有文采又兼風骨,遠處殘垣斷壁似的山頭令人惆悵,近處綠坡連綿,令人心胸高昂。山間的夜晚來得較早,當夜色將大地搖入夢鄉,群山都為濃霧籠罩,山風展開輕捷的翼,敲動了四面八方的茂林,高空掠過的雁陣,疾馳而逝的晚雲,攔頭排山倒海而來的暮色,似乎將這座塵世的山村,又托手交還給造物之主,山中又歸於一片寂靜,祇有閃爍的星光隱隱約約照亮了旅人的腳步。我的房間面對一壁高山,有幾個夜晚,天氣不冷,我都沒關上窗子,就讓月光悄沒聲兒在我窗前徘徊,就讓輕潺潺的水聲在我夢中宣洩…

Amatrice nel Mondo

哀悼這座在2016824日當地時間凌晨330分,芮氏規模6.2地震幾乎全毀的擁有2千年歷史的義大利中部小山城阿瑪特里斯(Amatrice)。

小鎮保存下來的屬於中世紀的美麗與記憶,已在這次地震中消失殆盡。

~風景的窗~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