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不寂寞~

寢室取景

寢室取景

整個假期鬧哄哄的,連續三天鞭炮、烤肉輪流在小鎮各區上演,實在也幸運,颱風沒有對小鎮造成任何威脅,夜晚的天空高掛著嬌美的月娘。直到最後一天假期,小鎮突然間就安靜下來了,恢復和往常一樣的步調與情境,似乎是遠居的人離開了,留下小鎮原本的樣子!

隨著中秋之後感覺天氣沒那麼燥熱,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麼的?這樣的天候是讓人覺得舒服了些。晴天,秋天下的陽光好美,趁著這些天好好清理一些衣物,讓它們曬曬陽光。

恢復寧靜的小鎮,深夜熄燈後,我又習慣性朝窗外望探一下,好像前頭這區我幾乎可說是最晚入睡的人了,今晚自不例外,可是和後區相較就不是了,總有好幾戶的大燈在深夜開著,比我晚睡多。我不算夜貓子,但超過12點才睡,似乎也晚了些,知道早睡早起身體好,11點就寢也算好習慣,但就是覺得太早了些,實在是改不了!

秋天的風吹得勤了,也帶給我美好的秋日情境,我在這秋風的氛圍中已拾起了好幾只大大小小美麗或可愛的羽毛,好像也看見更多翩然起舞的浪漫蝴蝶了,還有些蜜蜂老愛在我窗前陽台飛來飛去嗡嗡叫著,讓我有些緊張,怕牠們飛進寢室後就笨得飛不出去了!

相片取自大紀元 ~德國北部呂根島,一對夫婦在夕陽籠罩下的波羅的海中盪舟。~

相片取自大紀元
~德國北部呂根島,一對夫婦在夕陽籠罩下的波羅的海中盪舟。~

有時像在這樣的秋風下待著,讓我憶及海上的長風了,且似乎也因著風的長闊遼遠細細柔柔地拉長了深埋中的記憶。回頭一一細數,那些人那些事…一晃眼,十年、二十年…,以十的倍數來加乘那些飛逝的歲月時光了吧!後悔曾做過什麼決定?確實是存在的。可歲月畢竟無法再回轉,多想亦如空談,只能說也許這就是人生的滋味,一點愁緒,一些不可得,一點無能的逃避,一些傷人的挫敗…,甚至也覺得自己的心和這個世界老在南轅北轍的路上,不交錯地各自前行著呢!

相片取自大紀元 ~波羅的海港口——德國Rostock島~

相片取自大紀元
~波羅的海港口——德國Rostock島~

氣象局發布颱風消息之後,奇怪望著這裡平靜的天空,心裡卻還是會記掛著不知颱風已移至何處去了?最討厭的是那種處在無風無雨似的暴風圈範圍附近外,偶爾天上卻還是飄下愁膩的毛毛細雨,這種天色最為沉悶令人窒息、心情鬱結,在這樣的天地間遊走,任誰都會感到些許寂寞吧,以我總能孤獨極久的人了,都還有這番情緒低落的感慨呢!

Baltic Sea shore a few minutes before sunset.

Baltic Sea shore a few minutes before sunset.

我在畫中尋找另一個世界,或許吧,對山對平原對森林和樹…我能較熟悉些,海的一切似乎太遙遠,水所組成的畫面有些艱難,波平如鏡或泛起波瀾的湖水面,如何詮釋都不是件易事,但令我自己都感到驚訝的是,我竟也能如此不厭其煩地面對這些畫面長達好幾個月之久,關於它們,我想,或許就如同是一種貼近自己心緒的記憶,我與它們曾經的每一次邂逅,都已定調成為美好的回憶了吧!…

~誰能不寂寞~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