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的風景~

重陽向晚5點多的天空

重陽向晚5點多的天空

重陽向晚

重陽向晚

寒露剛過,就在那些天溫度微降,舒適宜人,挺有秋意。

預感著應能看見候鳥南飛,因不知怎麼地,感覺耳際已傳來牠們劃過長空時留下的粗嘎聲!

重陽向晚5點多,頂樓上的風景只見半圓的月早已白淒淒讀掛在迷濛灰藍的天際,數隻燕子趁歸巢前仍貪玩漫飛且輕聲鳴唱,還有斑鳩以及小麻雀似乎都還捨不得離開。蝙蝠大軍已經出動,夾雜在飛燕邊,若不仔細看,黑壓壓的,誤以為是同類。

可能是重陽節的關係,遠處一間廟宇開始綻放出五彩繽紛的彩燈,突然間就放起煙火來了,也約莫就在這之前未久,一群排成人字形的候鳥突然從東邊群山線前飛過,逐漸黯淡的天色中感覺得出候鳥正在辛勞趕路之中,飛行的速度總是那麼快。

能看候鳥遷徙著旅程似乎是秋天該有的邂逅,也是我旅德期間一直百看不厭的風景。每等候鳥倏忽消失在天際,總傻愣許久,真希望很快能有下一批候鳥飛來…。

相機才剛充完電,等著的就是候鳥的身影,可偏偏當時竟粗心沒把相機帶在身邊,最後連一點點候鳥的背影也留不住,卻胡亂抓了一堆可有可無的圖像,實在有些傷心。我等著候鳥再來到天暗…

冬天,真的來了吧,候鳥已南遷。這些年吧我才發現,原來屋前寬闊的天際航線裡,竟也有屬於候鳥固定的航道啊!想想也算是秋日情懷裡美好的慰藉吧!

~<寒露之後候鳥南遷>~

河濱公園的溪水

河濱公園的溪水

夜晚的窗外

夜晚的窗外

也是南面的風向,總是會出現困惑人的夜光,它如謎般困惑了我多時!

往南,一大片河濱境地,一條水勢並不豐沛的小溪河緩緩流過,其間兩旁則多荒野叢草樹林散佈,再過去鄰側一旁有條通往關子嶺的路,就在這塊區域的天空,有時夜晚會出現詭異的微光。上回白河大停電時(相關網誌︰大停電~YINGJU-LU),等待電力恢復的那段時間,和左鄰右舍在街上佇站閒談,才發現他們直到那一天才注意到南面夜空有光,甚至猜疑著會不會是那失火?我其實感到很驚訝,原來大多數人都不曾抬頭看夜晚的天色。

這光不是固定出現在一個定點,有時偏西、有時居中,有時竟也往東偏移,但不變的是固定南面這個方向。

夜光的出現確實為夜晚增添了一些神秘的魅惑,我老想著會是受其附近的大光源所影響嗎?還是,是來自天上的光?抑或是地底的光?…

我從沒在入夜後朝那方向走去,有時想遠遠看著不弄明白,夜依然保持它慣有的神祕;走近看清楚了,就再也不浪漫了。…

但若,它真代表了什麼預兆呢?!…

~<夜光>~

~向南的風景~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