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暮後…~

虹

秋天的一個入暮向晚,悄然意外地出現一彎幾乎是暈橘紅色澤的虹,當時的天空也是絳紅色的,無雨…。

~<>~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秋之黃昏

一直到十月的秋雲天光,偶仍微微變換著一點點俏皮的雲影,一點點如浪漫女子淡抹酡顏般的色澤,本該是這樣,雲彩應漸漸該告別於這一季秋的吧!記憶中的秋冬,黃昏時分的天空總是樸素單調而沉悶或肅穆的…。

~<秋日雲影>~

畫家巴拉-賈柯莫(Giacomo Balla)~《被拴著的狗之動力》

畫家巴拉-賈柯莫(Giacomo Balla)~《被拴著的狗之動力》

我開始能明顯感覺到皮膚比之前更乾燥些,風中漸漸少了如春夏季般濕度溢滿的水氣,可是十月的白天依然熱,只有夜晚時徐徐清涼的晚風從窗外襲來,完完全全才感到身置於屬於秋天的季節裡。

夜,格外的寧靜,不知怎地覺得聚集在街上的狗也越來越多,偶爾牠們會一起發出響亮的狗吠聲,偶爾在空蕩的大街上追逐。該怎麼形容狗疾行奔馳的聲音呢?

接連,狗在靜夜大街出現,每晚我重複聽著牠們發出叫聲以及從樓外疾行而過的腳步聲,恍惚間以為夜的風景日日相同重複播放著。就是夜晚的狗啊,讓我快速聯想到一幅畫,我有時還真的回懷疑自己是不是中藝術故事的毒太深!這幅畫就是《被拴著的狗之動力》,義大利畫家巴拉賈柯莫(Balla Giacomo 1871-1958)所畫。

和藝術如古典、巴比松畫派、浪漫、印象派等等相比,現代當代藝術比較少能觸動我心,我的靈魂太老了,也許和整個宇宙星辰同老吧。但總有些作品看過是不會忘的,我重新找來這幅畫仔細又看了一遍,把留在腦海中狗疾行時發出的腳步聲自動配上畫面,還真是配合得相契傳神!不過據我所知出現在街上的狗,多不是如畫中這般體態嬌小的可愛寵物狗,大而凶狠模樣的肯定是不少。

但夜晚傳來狗吠聲就像清晨傳來雞啼聲一樣,多少為小鎮、鄉村帶來一種祥和親切的氛圍,當牠們的聲音逐漸成為小鎮空中的分子滲透隱沒,可知這種感覺又是多麼神聖而美妙。…

~<靜夜的小鎮氛圍>~

Giacomo Balla(18 July 1871 – 1 March 1958) was an Italian painter.

1912, Dinamismo di un Cane al Guinzaglio (Dynamism of a Dog on a Leash), oil on canvas, 95.57 x 115.57 cm (37 5/8 x 45 1/2 in.)

《被拴著的狗之動力》是一幅透過攝影特寫下的描繪圖,可以說就是攝影的抄本,不過對20th初葉的藝術史而言此法卻是極大的創新。

巴拉賈柯莫(Balla Giacomo 1871-1958)義大利畫家、雕塑家以及室內裝潢家,並從事舞台設計、家具設計等。

夜月

夜月

但入秋後的夜人為變動因素也跟著多,最明顯的應是救護車來回穿梭大街小巷的頻率跟著多了,想可能是日夜溫差大,老人家身體不適者增多吧!

暗灰藍入夜的天色,夜空是一大片安然穩默,昏黃的月也已高掛天際正悠然俯瞰著人間,但看著這仍穿梭不止流動不息的街景,我想月娘也會感嘆世間如此不平靜的生活!

~<夜月>~

~秋之暮後…~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