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來屋頂上的月光~

11月的夕陽

11月的夕陽

秋冬的紅蘋果太陽出現了,每當夕暮看見它時,它也很快就西沉了…。

~<夕陽>~

麻雀的身影

麻雀的身影

近來斑鳩的家老有麻雀造訪,一次在樓頂看麻雀在斑鳩家外飛來飛去的,又在水管上跳來跳去,但同時我隱約也聽見頂樓夾層間有斑鳩來回踱步的腳步聲,也許斑鳩和麻雀交情不錯!

不知怎地,一堆小枯枝散落在一樓的小屋簷頂上了,難不成斑鳩在清理鳥巢?實在令人費解。

房頂總是好熱鬧,像是鳥兒群聚的天堂,近日聚集的麻雀也越來越多,一回頭朝上台,卻看見數十隻麻雀同時出現,牠們的頭小小一顆,一個一個依序排列佔滿屋簷,正巧也朝著我望,場景看來頗為壯觀有趣加奇特,但這不知幾眼對撞下,想當然,麻雀咻一下紛紛調頭就飛走了,真像一群做錯事靈機一動只知趕緊落跑的野小孩。…

~<麻雀在屋簷頂上>~

夜

強勁的晚風在靜謐的夜色裡襲拂,因風的涼意觸動心扉,我悄悄地打開了窗,在已近子夜時刻踏上窄隘的前陽台。難得多風的夜,眼下情境又是如此美好,真不該讓心底存放著任何負面的思緒!

我原也以為只因風來…

視線從近景拉至遠處山麓山頭、山邊一帶燈火仍通明,接著朝天空望去,啊!「璀璨的星辰」,才想到秋冬繁麗的星圖早已再現。

天上的雲被風吹拉得細細長長,這時我才發現還有一顆半圓的月斜處高掛,特別媚麗迷人,比較可惜的是月被大樓遮擋了大半部,我得把身子挪至騰空牆外高處,很努力的,才能完整一窺月的容貌。

廣袤天際間雲多絲柔細長,像水波漣漪,卻有一大片灰雲不知有意無意緊緊落在月的底邊,但月形完整,絲毫未被雲朵任何一角淹沒,月光灑落掩映雲層間,散發一股奇特的神祕感,也傾瀉著莊嚴肅穆又帶著華麗感的流金色系,怎麼覺得夜空掛著的是一幅叫<夜晚湖邊>的油畫!這夜,也像遙遠中世紀的夜空。…

~<風吹來屋頂上的月光>~

11月的天空

11月的天空

我已不再聽見蟬聲了,秋蟬已銷聲匿跡…

秋天結束了嗎?卻感覺這時候秋風才剛開始,這是11月的事,白日終於吹來絲絲涼爽的風意,好像是平舖直述的輕輕掃過,吹來的像是一種純粹的感覺,還不構成情緒的攪動…,望著尚且仍稱是秋日的藍空,宇宙仍是太深太遠…。

記得曾抄下一段英國作家朗勞倫斯(R.D.Lawrence)的句子︰

「我在過去幾個月已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每天早晨用幾分鐘的時間凝視荒野。我嘗試吸收大地的情緒和感受。之後,我就可以面對一天的事情了。」

~<11月的事>~

~風吹來屋頂上的月光~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