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性發芽的種籽~

木瓜葉

木瓜葉

漸漸的天也亮得晚了,早晨快6 點天仍暗黑,看窗外的幾戶人家已點著燈,情境就像黃昏入暮時段,只是早晨6 點大地仍顯得安靜些,入夜的6 點街上萬家燈火,樓內樓外似乎共織一片喧嘩的氣氛,只是街上的車行聲顯得太放肆了些。

靜與喧囂總也構築每日一個段落一個段落的過渡交錯,一日循環如此而成,從吵雜的環境底下一下子脫離置身於寧靜的空間,都讓人有恍如隔世的錯覺感,當踏入了這種很深的靜謐空間之後,時空的概念像被脫離了肉身,或說是其自身不知緣由地膨脹得更遠更遠,也像在顯微鏡下看到的世界,極細微之處空間的存在不斷被延伸,如此不斷地輕透下去…。

靜,穿透的力量隱藏著一股強烈的心靈淨化之效,有時在這種寂靜中看著植物們,我突然也覺得植物們應該也很享受這樣的情境吧!

沒有長成功的木瓜樹留影

沒有長成功的木瓜樹留影

約數個月前快速抽長的木瓜樹,在高快及至我肩膀處後似乎就轉變態度不長停頓了,然後開始萎縮。之前曾聽表哥說木瓜的根莖穿透力很強,也很會蔓延、擴散,也許他們是需要更大的土地空間才是。如果樹不長了,可能也真的讓人無能為力吧!

這木瓜樹是自己從泥土裡冒出來的,來得突然很令人驚訝,如今卻停止成長,其實好像也不會帶給我太多的詫異。就像之前種子發芽長出的酪梨小樹一樣,最後都沒長成,他們都像是隨性發芽的種籽,率性來這個世界晃一下而已。西瓜籽冒出來的小莖條細細長長的像豆芽菜,看起來都相當脆弱,果然沒幾天他們也就枯乾消失了,有太多像這樣的種籽,不知名的,就出現在寢室盆栽裡或者肥料土區。只有野草植類的種籽,能不斷快速成長擴延,像野草莖像幸運草…他們不渴望能長得太高,在土壤上漫爬也很享受,像當初只一小撮的幸運草,如今已長滿整個盆栽,成為寢室最美的盆栽之一,也真的讓人驚艷!而當初都是迷你版嬰兒級的幸運草葉,如今已有葉身魁偉的,真是英俊美好,不管大葉小葉他們看起來長得都很健康。

泥土裡的世界很寧靜吧,植物的沉穩,不知是否和「土」有關?!

去年6月的白河鄉野

去年6月的白河鄉野

談及「土」,思及德國作家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一段書寫記錄。那時候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隨著知名度增加生活圈子日益擴大,慕名而來的訪客也越多,卻讓他極不快樂,遂興起一個試試隱士般無欲的生活念頭。

他在野外一幢木板屋裡,處於半飢餓狀態達七天之久,同時又將自己半埋在土裡,想試試泥土的療癒功能。結果,他覺得自己好像快「僵硬了,快要長出根,並回到植物、礦物的生存方式。」

然而人和植物畢竟是不一樣的吧,要藉由這種方式達到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追求的心靈療癒,恐怕也是微乎其微的。

隨性發芽的種籽~野草植

隨性發芽的種籽~野草植

回頭聊木瓜、草植,遺憾也有種不成功的。

木瓜在鄉間極為常見,也是屬於庭園植物,以前的舊菜園裡也有種,但是奇怪的是我們就是種不好,幾乎沒種成功過,想吃木瓜只好用買的。

當然比起野草,大概也少有植物的生命力能如他如此旺盛的吧!都說野草名不經傳,但大自然裡沒有他還真不行,他的花語也很貼切就是「懷念自然」,照著字面意思想他,覺得野草也實在相當重要了!

而木瓜的花語呢?就是「平凡」。

~隨性發芽的種籽~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