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過時間~

透過葉身,,,

二月或許嫌短了些,很快的已進入三月,偶爾風吹來強勁了,而白日的光有時仍迷離帶著一份朦朧蒼白的美感,灰塵細沙乘著風起,不知不覺悄落遍地,時常也滲入寢室和我共處,考驗著我愛乾淨的心。塵埃或許也談不上髒,若落在偌大的庭園可供其隨地自處,可一旦飛落進樓宇,心中卻不免存有些疙瘩,每隔幾天得拿出抹布或掃帚清除一下,尤其是寢室內的灰塵。

我的寢室其實像往常學生時代的學生宿舍一樣是我的臥房、工作室,也常是朋友來聚會的地方。在學生時代不都是這樣子嗎?可用的地方雖然小小的,也足夠了。好朋友失戀想找個伴哭訴,或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來個徹夜聊天,我們都守在這小小的寢室,想想那時的情境與那份情感是很溫馨與真誠的吧!

有朋友來,一踏進我的管轄區,總是會被我寢室前廳的植物群所吸引,我可心底高興。不過呢,現在的植物明顯沒之前多了,我把一小部分放在前後陽台,且依著植物的生死淘汰與適宜的位置而擺設而重新決定。倒是朋友也會覺得我寢室乾淨,還好,沒被說到潔癖的程度!

一處盆栽角落,,,

時間過得好像快了些,月曆上的數字變化得有些恐怖,不知道樓頂上那對斑鳩是否至始至今都是同樣一對?可我看牠們似乎年年容貌依舊,沒什麼改變,或許正帶著一點魔幻似的,時間能凝結不動的假相。

風徐徐吹拂…,聊著凍齡的話題似乎是愚蠢的事,可是久不見的朋友,好像冒出的第一句話都是關於外貌。怎麼說呢?說到底,人不都是在乎變老嘛,人不都是愛美的嘛!但其實一些現代流行的術語或新詞,我不太愛用,感覺有些詞用了欲蓋彌彰,還有些詞用了,奇怪反而讓人感到更心虛。

我習慣在安於質樸自然或優美的文字中度過,對浮誇華麗的詞藻較敬謝不敏!

但在一個風吹來往事的天,和母親大人聊起外公和外婆,敘述者自然是母親。她回憶外婆年輕時的模樣,說外婆可是他們村的第一大美女,非常漂亮,漂亮到出名。雖然第一美女的稱謂或許可大可小,也可有可無,但從外婆留下的少數僅有的相片中以及我們小時候對外婆的印象看來,外婆確實非常的美,而那時的美已並不是外婆年輕時的美了,可惜,我們並沒有外婆年輕時的相片,只能想像她「或許」的模樣。母親大人也說,外婆的9個孩子中不管男生或女生,都沒有一個長得像她那樣好看的。這的確是!然而外婆的晚年過得不算太好,也算是遺憾!

記得外婆臨終前一段日子,曾和姊妹一塊去看過她,很疼我們的她躺在一處幽暗房間裡的床上,她握著我們的手,凝視著我們,好像有很多話要跟我們說,最後只開口少數幾句,那一幕我至今沒能忘記!

外婆去世很久了,我們仍不時會聊起她,偶爾外婆也會來到我的夢裡,雖然夢的故事是一場幻影,卻也能帶給我一絲絲美好溫暖的安慰!

還不只如此,母親大人聊到外公,原來外公也是過繼的養子,跟了養父的姓,那時代的人流行把小孩送給別人當養子,外公的老家非常富有,自然也給了個有錢人家。我想到爺爺也是被收養的養子,只是他沒改姓。這麼說來,血緣與姓氏的關係還真是有些複雜,若母親不提,好多事我們都不知道呢!但聽著這些故事,感覺那一切似乎都很遙遠,雖然彼此之間我們有血緣的牽連。

遙遠的故事啊…,直到有一天,我們本身的存在也成為下一輩閒談的對象了,我們的一頁也跟著上一輩一樣,也將經歷快速被翻過的命運了…。

~風吹過時間~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