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居者札記~

在炎熱乾燥的日子裡,讀一本描述生活在高緯度湖畔的隱居札記,冰雪、風、湖水、森林…在文章中處處可見,日常所及隨處都在,竟也讓人好生嚮往。雖知,在那種人煙罕至又極低溫的地方獨自生活,一點也不簡單,簡直就是苦行僧般的艱難,厲風疾行會要人命…,但想像確實能填補內心的渴求,就像做一場極盡所能美化冒險的夢,因為知道已經有人可以如此平安經歷,克服風險!

好吧!我承認,我那不知輕重的心就是這樣說服我的,很欣羨能有這樣一段精彩美好的獨居生活!

☆☆☆☆☆☆☆

貝加爾湖隱居札記

席爾凡-戴松(Sylvain Tesson)

冰面上有紋路,簡直會讓人以為是一道思緒。倘若大自然有思想,那麼景致便是它各種想法的展現。必須賦予各生態系統一種情感,藉此描繪出它們的心理生理構造。這麼一來,將會有森林的多愁善感、山澗的喜悅、沼澤的猶疑、山峰的嚴峻、浪花的高雅貴族式輕快…,這將是一門新的學問︰景致的人類本位論。

~摘錄自 <四月 湖>~

三月二十一日

今天是春分,天空很藍,我出發去森林裡。我順著結冰的小溪逆流而上,這條注入貝加爾湖的溪流,出水口就位在小木屋往北五百公尺處。

大自然的孤獨遇上了我自己的孤獨。於是我倆的孤獨互相印證了彼此的存在。我在糖霜般的積雪中舉步維艱之際,回想起米歇爾-圖尼埃的一段省思,他說身旁能有位同類讓自己相信這世界的存在,是很大的喜悅。

~摘錄自 <三月 陽光>~

~隱居者札記~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