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秋~

許是風雨摧折土芒果大樹上的枝條,落地的枝幹粗細不一,長短不定。這棵土芒果大樹少說也有90年的歲齡,90歲對人類而言已是高齡,但對樹種本身而言尚算年輕,只是這棵大樹確實時常可見枯乾、老化的枝條懸掛,風雨來時只會加速它們剝離母樹的風險!

八月上、中旬下了好幾場豪大雨,好多原本仍纏結著幹體的脆弱枝椏就被打落了,其中一枝上頭還結了幾朵草菇。

草菇的出現對我們而言似乎顯得新鮮奇特,但對樹本身而言或許正是揮別老舊生命的證明了吧!

只是土芒果樹那麼高,枯枝上的菇也長得那麼好…!

八月,若不是幾場豪大雨,這天氣是真的熱爆了!辣曬刺痛的光,既刺目又傷皮膚,日日看著太陽升起就覺得熱。

這八月,也算是夏末及初秋了吧,天氣熱爆的情況並不亞於上二個月。幸好,就是那幾場傾盆大雨,我好愛夏天的雨!

有一回印象極深的夜雨,雨勢稀疏,天上的雲也微稀,灰白蒼宇可見,這時稀薄的雲層之後,月露朦朧的光,天光淺淺柔柔似一抹薄紗覆蓋,我立在夜蟲唧鳴的古厝長廊下,望著東邊、月圓初升之處,感覺周邊被永恆的氛圍所圍繞,奇特得又似夢般情境,我究竟是在天上還是人間,真有幾分困惑!?

鄉村氛圍,牧歌田園的情懷正在此刻,好美好熟悉…!

通常在白日較常有機會看到太陽雨,然而,夜間雨中的月卻少見,此刻鄉村情境,也真是令人難忘的夜景!

轉眼,夏季結束了嗎?好希望舒緩宜人的溫度能隨著接下來的時節,快快到來。

而此時此地,忽地聽聞蟬鳴唧響,卻反而有種時空錯置之感。距離初夏蟬鳴喧囂已遠的此刻,幾聲秋蟬倒顯得寥寥無助,雖深知每一隻來到世上的蟬都會很努力地活著,讓生命燦爛精彩…,然,大概就是一種自我情緒的干擾,雖蟬聲依舊,我卻為了牠的晚來而感懷,真怕牠寂寞多了些…。

~近秋~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