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主題花絮集’ category.

~忠狗~

聊到可愛的動物們,真有說不完的故事。

其實在鄉村,附近住家也有不少養雞人家,這些雞並不是被關在監牢裡沒有活動空間那種的,但有些也是專門養來賣的,有些則只賣蛋,總之,平常這裡能聽到雞啼聲,很鄉村氛圍的環境!

至於狗,在鄉村挺多的,有人專養寵物狗,有人是養看家狗,而我們國王(狗)則是半寵物狗,牠平常也是有職責、工作在身的。

狗和狗之間默契相合就能成為好朋友,久了便聚集在一起,幸運的是,出現在這附近的狗多有人照顧,有些便從原本的流浪狗變成有人餵養的半家狗了,生活還算可以!

我們國王(狗)的狗際關係不算太完美,但對人可謂忠心且溫和。

和在附近活動的狗熟了,有些狗似乎還挺喜歡我的,會跟我玩,但因為牠們太靠近我了,常惹得我們國王(狗)不開心,大大吃醋!

一回有隻狗跑進我們院子不想出去,怎麼勸都勸不走,直接坐在門處,打定主義不讓我關門,走過的朋友們一直笑,說「事出必有因」,哈!

這條狗已經17、18歲了,是這裡元老級的狗,連我們國王(狗)都對牠尊敬不已。牠闖進我們院子,國王(狗)也不敢兇牠,要換成其他狗,肯定就衝上去咬了!

這條狗之前曾生過大病,加上年紀大,雖然現在體力沒那麼好了,但身體似乎還算健康!

據朋友說,牠原本也是一條流浪狗,自己窩來他們家,久了也就住下來了,直到好幾年前發生一件事,從此他們才認定這條流浪狗是他們家的。

故事這樣說的,朋友的父親一回騎著車子出去了,當時她父親已經有輕微的老年痴呆症,這狗不知發現了什麼不對勁,便一路跟著她的父親,她的父親也不知道為什麼騎到偏區小徑上去,更糟糕的是還暈倒了。家人發現父親不在後急忙出外找,這狗聽到有車子過來,便從幽僻的小徑跑到大路汪汪大叫,引導他們找到他們的父親,且成功救回他們的父親。據朋友說這狗就一直守在她父親的旁邊,是牠救了她父親一命!

這事讓他們一家人都覺得非常神奇,當然,從此這流浪狗也就真正晉升為家裡的一份子了!

相信大家都聽過不少忠狗救主人、或痴痴等待主人回家的故事,在我們小村這裡也有這樣一件令人感到溫暖的、不可思議的忠狗故事呢!

~忠狗~

~yingju-Lu~

~動物圖像錄~

花架上的夜鷹及草地上的國王(狗)

花架上的攀藤植物一直往灰瓦簷屋頂上爬,我只好搬來長梯,努力調整安置枝條的方向,差一點人都爬上屋頂上去了。…

其實我很喜歡爬上長梯看風景,在梯子上高高的,可以俯瞰地景,可以觀賞花架上的植物,也了解她們究竟已長得如何,總之,就是喜歡距離地面一個高度吧!

有個村裡的朋友對我說,老見我在梯子上爬來爬去,不知道在做什麼?哈,挺有趣!

攀藤植物也是需要牽引,枝條要整理的,這樣才能成為我們想要的花架美景啊!比如若這回植物一直往屋頂上走去,我們的花架不就又是空蕩蕩一片,遮不了陽,毫無作為了嘛,一切可就功虧一簣了!

我在屋頂、花架處工作好一陣子,赫然發現那隻夜鷹老神在在在灰瓦簷上睡午覺,完全沒有受到干擾似,甚至我牽引的植物就從牠身邊拉過,而牠竟然一動也不動,實在厲害!

我仔細看牠這位老朋友,如今又長大長肥了,圓嘟嘟的,真的好可愛!牠真以這裡為家了吧,可能也因為熟識,一點也不怕我了!

人與動物相處契合否?可能和本身的個性有關。

像我們國王(狗)最黏我,可是牠卻是我二姊領養回來的,這大概是因為我時常和國王(狗)互動,比如說話、玩樂,幫牠按摩、洗澡,為牠準備餐食…,現在的牠幾乎已把我當成牠最重要的主人了,也時常會跟我撒嬌,和我在一起的樣子倒像朋友。雖然牠仍然會親近二姊,但對二姊的態度像是看待長輩一般!

在這個家國王(狗)也識人,比如母親大人較常和國王(狗)說話或拿食物給牠吃,國王(狗)便會主動靠近母親大人,但對其餘的家庭成員,卻宛若陌生人一般,因為他們也不喜歡和國王(狗)互動。

自從菜園養了雞和鵝之後,父親大人和雞的相處卻是出乎意料地令人驚訝,雞會認父親大人發出的口哨聲,口哨聲一響牠們就知道天晚了,要進屋子睡覺,而一旁的鵝父親大人還得拿棍子趕才肯回家!而且這群雞也會任著父親大人隨意將牠們抓起,父親大人抓雞其實是一種親暱行為,牠喜歡抓起牠們,掂量掂量一下重量,那畫面想來都覺得非常非常有趣!

菜園裡的雞和鵝成長速度極快,如今都胖嘟嘟的,大家都說母親大人實在太會養。而就我觀察的結果是,雞啊真的什麼都能吃,一直吃,個性活潑好動;鵝比較會控制飲食,也比較安靜。

有一回帶國王(狗)去菜園看雞和鵝,雞看見有狗來馬上閃開,鵝卻不一樣,牠們合力防禦,居然還對我們國王(狗)兇,張開兩臂,作勢要趕牠,這時候的看鵝一點都不呆,還挺厲害!

倒是我們國王(狗)也很不錯,不會隨便攻擊牠們,很聽話。

這樣看來,父親大人是挺喜歡雞的吧,母親大人則對鵝比較有偏愛,我嘛好像還是比較喜歡狗!

這附近左右鄰舍的狗我幾乎都認識,也很能跟牠們玩,所以我們國王(狗)便時常吃醋呢!呵!

~動物圖像錄~

~yingju-Lu~

孤挺花 / 使君子

淡淡粉紅雅緻的孤挺花開了,即將開展笑靨的四朵花,以無聲的靜默融合在秋風秋雨的九月裡,那青澀的初綻澤彩令人驚艷,不是驚於艷麗,而是典雅、淑美,但卻也混淆愚人如我的認知,這一年,孤挺花究竟已開過幾回?

或許九月也還是夏天,也還是春天,孤挺花許是忘了,又或者不斷擦掉、塗抹…時間、季節!

突然感覺到她基因裡的某些孤傲的特質,不是那麼讓人容易理解,就當是無解的秘密吧,她的美在秋天使人沉默…!

~<孤挺花>~

The tree is of to-day , the flower is old ,

it brings with it the message

of the immemorial seed .

樹是今朝的

花是古老的

它攜帶著太古以來

藏在種子中的信息

~泰戈爾(R. Tagore , 1861-1941)

但我知道,秋天也是使君子的季節。

園內的使君子種植約一年的時間,如今已能吐露清新的花香,看那串點星形花的繽紛,撮撮垂掛在花架上,葉色也顯清爽,賞心悅目一點也不為過,尤其夜晚與清晨間花香最是馥郁,此際花架下徘徊,竟也覺得格外浪漫與舒心!

「使君子」這有趣的植物名稱據傳取自古代宋朝的一位來自四川的醫生,名叫郭使君,是他發現這植物的種子有驅蛔蟲的藥效。

使君子,又名留球子、五稜子、四君子、孛子果、冬均子等等,屬落葉性藤蔓植物。

她的花期在5月至10月間,果期在9月至10月間,原產地在中國大陸南部、印度、緬甸、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幾內亞。

這花花開時被形容為一日三變,「朝白、午紅、暮深紅或深紫」,原因是剛開花時為白色,之後才慢慢轉為紅色,等花期熟透就顯更深,非常適合當園藝造景植物!

比較有趣的是,使君子靠蛾傳授花粉而不是蝴蝶呢,雖然她香氣濃郁相當吸引人。其花瓣通常也在夜間綻放。

而其花語也顯得相當實用,是「身體健康」。

~使君子花開時節~

~yingju-Lu~

~動物一、二~

之前還在適應新環境中的雞 / 國王(狗)側臉

入夜後的古厝長廊,時常聚集不少壁虎,通常少則有30、40隻。壁虎的繁殖能力極強,想不見大、小壁虎在這裡的屋簷下、天花板、牆上跑來跑去很難。

壁虎外表雖不討喜,還不至於到厭惡或害怕的地步,比較煩人的倒是牠們的排泄物,一夜過後長廊底下總是豐收滿滿,呵!我這個園丁便又當起清潔女工努力打掃。

附近有一位朋友他說他很討厭壁虎,每日入暮一到他就開始捉壁虎,我問,你捉壁虎做什麼?牠答「滅了牠!」我在詫異中接著說,可是壁虎能幫你清蚊子耶,鄉下蚊子多!牠卻說他不怕蚊子,壁虎比較惹人厭!我聽完只能用超傻眼來形容了!還真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恨壁虎,每天晚上都在捉壁虎。

在我們家也有人很討厭很怕壁虎,那種驚恐的程度就像我撞見蛇一樣,太不可思議的反應!

壁虎除了吃蚊蟲、蒼蠅,也會捉小蝶,甚至大型的鳳蝶、蜻蜓等等,反正在我看來就是只要張口都能吞下的,牠們都有興趣就對,算是來者不拒吧!

倒是有一回讓我極驚訝,因為竟然看見大壁虎在捉小壁虎,且眼見大壁虎已經掐咬住小壁虎的脖子了,小壁虎一動也不能動!這種同類相殺、以大吃小的行為不是只發生在部分物種及蛇和人類的身上嗎?震驚之餘仍不忘拿來一根長竿敲打著花架,結果那隻大壁虎看見我這龐然大物,嚇得鬆了口,小壁虎也就順勢溜了!

可是還是覺得很奇怪,長廊下大、小壁虎一堆,也時常見牠們和平相處啊,難道壁虎裏頭也藏有大魔王?!

動物界裡的諸多現象,真的很難讓人完全理解明白,人與人之間不也一樣!

xxx

聊這菜園裡的鵝與雞,如今已相處得極好,鵝變胖又變大隻了, 小雞也長大了,成長的速度極快。

籠統來說,鵝顯得文靜;雞就活潑、鬼靈精怪了些。

我們國王(狗)老早就見過鵝了,也認識牠們了,近期也終於帶上牠到菜園看了雞,沒想到國王(狗)看到雞超興奮,顯然愛雞比愛鵝更多!第一次見到小雞後,還不願意走,直坐在雞寮外守著!哈!

我只好語帶威脅地對國王(狗)說,你別流口水了,這些小雞可不是給你吃的!…

~動物一、二~

~yingju-Lu~

~呆頭鵝~

常在古厝老房周邊及後院活動的錢鼠生存在這裡少說也有3到4年的時間了,一日跟二姊聊起,不知錢鼠和老鼠的壽命有多長?立馬網上一查,錢鼠的生命也才約一年,老鼠則能到三年。那…?我和二姊瞬間腦袋裡閃著同樣的問題,一直出現在這裡的是同一隻錢鼠?還是老鼠?還是牠們的後代?又為什麼每次都只出現一隻,且活動範圍就是那一塊?…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昨夜、前夜、大前天晚上,那鼠輩還跑到我屋前閒晃呢!…

xxx

自從菜園迎來了鵝小姐鵝先生幾位賓客後,總能從牠們身上看見一些有趣的事。

每次到菜園,我都會跟鵝小姐鵝先生打聲招呼說哈囉,想必牠們定也認識我了。可是當我跟牠們說哈囉時,我們國王(狗)就會醋勁大發發出怒吼聲,作勢衝上鵝寮圍籬,嚇嚇牠們。鵝很膽小,一見國王(狗)飛奔而至,就被嚇跑了!

雖說鵝理應認識我了,當然也認識家人了,但牠們的行為反應有時卻讓人哭笑不得,比如若我戴上口罩、草帽,撐個傘等等靠近牠們,牠們就愣著了,似乎不認得我這個主人了。

有一回父親大人戴著安全帽去開鵝寮的門,鵝被父親大人嚇得四處亂竄,真的有夠誇張!後來母親大人講述這事時把它當成一則笑話,增添了趣味性的敘述,變成「喔!那些呆頭鵝,我們稍微變裝一下,就認不得我們了,真的是有夠笨!」聽完,大家都哈哈大笑!

近日母親大人又把鵝寮加工、擴大些,白日鵝就在一旁「放牛吃草」,入暮後鵝再度被關進鵝寮,等隔日再放出來。隔天我準時去開門,見鵝又一愣一愣的看著前方,彷彿又來到陌生的新地方,不敢跨越雷池一步,不敢隨意走動,不管我怎樣鼓動牠們出門,不想、不要就是不要!

鵝真的很膽小,看牠們這種反應,我也沒辦法,就任著牠們了。

不過,鵝真的很漂亮,牠們雪白的羽毛看起來真的很療癒,而且我們這幾隻鵝總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的,顯得更美了!

~呆頭鵝~

~yingju-Lu~

~鄉村鳥誌~

幾日不見幸福樹上有任何動靜,好奇之下,便搬來長梯一窺樹上鳥巢的情況。往巢裡看,仍留有二顆白色的蛋,但這鳥巢極其簡陋,歪歪斜斜卡著枝幹掛著,大概隨便晃一晃枝幹,這鳥巢就可能掉下來了吧!…

再仔細看那白色的蛋,發現一粒蛋已經壞死,另一顆則破了個洞,原來它們都是有殘缺的蛋,難怪斑鳩成鳥早已棄巢而去!

印象中斑鳩是很不能築巢的鳥類,似乎可說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能力,比起綠繡眼、白頭翁,斑鳩的巢就是幼幼班等級的吧!這也就算了,更令我不解的是,牠們還總喜歡把鳥巢築在高高的地方,可是因為鳥巢的架構極度不穩,鳥窩根本僅如淺盤般的深度,大風大雨一來時常便把鳥蛋自高高的地方打下、摔落,若掉在水泥地上,那蛋肯定是沒救了!

有一回更驚人,我正打從土芒果大樹下走過,突然一坨灰灰的東西從頂上落下,摔落在我前頭的水泥地上,距離不到一公尺,嚇了我一大跳!我小心翼翼往前湊,低下頭一看,竟然是一隻斑鳩雛鳥!抬頭望芒果大樹,果然直線上下有一個懸在枝椏上的鳥巢。

由於衝擊力道過大,那雛鳥等於是活活被摔死的。我拿起牠時,牠的身體仍是溫的,但已經沒氣了!

像這樣的例子,在鄉村居住的這幾年已見過不少回了呢!

夏季,在園上時常可見鳥的蛋,比如白色的、紫色的、淺藍色的、有斑點紋路的等等,尤其淺藍色的蛋,經透過上網查證,竟是八哥的!

以前總以為只有北部地方有八哥,南部看到的都是烏鶖,雖然也已聽過一、二個朋友說南部也有八哥了,牠們是外來種,繁殖能力很強…,仍不太信,但,現在是證據在說話,眼下庭園、整個鄉村恐怕早已是八哥為患了吧!甚至,我可能也把不少八哥誤解為烏鶖了呢!

~鄉村鳥誌~

~yingju-Lu~

~雨後,園上常客-黑冠麻鷺~

梅雨季結束後正式開啟夏日午後雷陣雨的模式,夏至後的雷雨常帶來大片烏雲與風襲,尤其靠山一帶一片漆黑,山上總是密佈烏雲,平原即景也顯得暗淡無比,這時總有閃電倏忽而過,情勢驚人!可是,說起這雨,倒不如烏雲震攝般地駭人,有時還真是雷聲大雨滴小,當然多時是如常落了些雨,但雨勢驚人倒是不常有,比起梅雨季的大雨量確實有別!

但因為一連高溫好幾日,溫度真的高得驚人,午後來點雨確實能幫助降溫,讓入夜後的古厝屋內不至於太悶窒。

一次下過午後雷陣雨的夜,入睡至深夜,靠在窗邊還覺得涼,根本不用動到電風扇,好舒服,好開心,心想要是夏日夜晚都能這樣,不知有多好!

日日一點雨,草地也顯濕,這樣便又吸引那隻黑冠麻鷺前來,尤其雨後牠時常準時光顧我們庭園,先從中院走至後院,再繞到前院,幾乎每次都把我們園上繞了一大圈。有時牠還會悄悄地放輕腳步聲,移位至長廊花架下,甚至跑到我的紫藤祕密花園!哈!牠的動作好可愛,像作賊心虛貌,真不知道我正站在窗門內靜靜地望著牠呢!

黑冠麻鷺時常來訪,也算是我們的常客,看多了國王(狗)和我,應該也不怕我們了吧!不過我們之間難免仍存在一段小小的距離,但至少,牠已能允許我好好拍上牠了呢!為此,能近距離拍上幾張牠的照片。

牠可真是捕蚯蚓的高手,一次見牠專注凝視草地,不消幾秒鐘,長喙往下一啄,竟拉出一條又長又肥的大蚯蚓,真是太厲害了!可是想想也不對,若牠把我們園上的蚯蚓都吃光了,誰來我們泥地下翻土啊?!

之前便有朋友說,現在已經很少看到有蚯蚓的土地了,看見我們園上草地裏有蚯蚓還很驚訝,直說,表示我們園內的土質非常寶貴有營養呢!

看著黑冠麻鷺近日幾乎天天來報到,扭著脖子走路,挺可愛!牠的外表有點憨,也挺療癒。唉呀!那些生態界裡萬物自然消長的事,其實我們也管不了太多,做不了主,什麼也不能做,那就只好看著辦了吧!

~雨後,園上常客-黑冠麻鷺~

~yingju-Lu~

~菜園新朋友~

不僅紫藤花架處,幸福樹上也結了一個斑鳩的鳥巢。

這二處地方都靠近住家,鳥兒放心在這築巢,應該就是信任我們,也覺得地點安全,對牠們而言是個好地方。

但這回這二隻斑鳩也太可愛了,斑鳩可不是綠繡眼,牠們體型較大,想不發現牠們在樹上活動都難!且,這幸福樹正好就種在窗外,看二隻斑鳩進進出出也引起我的好奇,爬上桌上探看一下,見鳥巢零零落落的,小枝就隨意散鋪在幸福樹的枝椏葉片上,這樣,怎麼下蛋呢?!我看了直搖頭,斑鳩果真是對築巢不在行,真的很懷疑牠們能否成功在此下蛋、孵蛋、孵蛋、培育小生命?!

但有鳥兒飛來就是有趣,像在紫藤花架處總能飛來一些奇特、長得極美、叫聲少有的鳥,可惜我實在是不知道牠們是何方神聖?

不少鳥兒喜歡來我祕密花園小聚,而我也很享受,特別是清晨時光,聽牠們在窗外為我吟唱的歌!

xxx

近日母親大人在菜園處養了幾隻鵝,原意是希望鵝能吃雜草,減少夏日勞動的工作量,這實在是因為草長得太快太多了,母親大人忙不過來。沒想到帶回來的這幾隻大鵝,卻依舊習慣吃飼料,菜園裡的草只偶爾戲吃…。

鵝沒能為菜園盡點心力,母親大人還是覺得鵝好可愛,用心飼養牠們。

鵝看起來很純潔,但有時還挺兇的,而我們國王(狗)對牠們也感到挺好奇的。每次只要我跟鵝先生鵝小姐說哈囉,國王(狗)就吃醋,對著牠們發出吼叫聲,嚇得淑女紳士們四處奔逃!

現今園上有了鵝,母親大人又動念想養雞,她說現在物價上漲嚴重,養雞有蛋吃,自給自足挺好的,還冀望鵝先生鵝小姐能保護好雞…。

聽著是好,…只是以後,可忙的事不就越來越多了嘛!

~菜園新朋友~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二月 20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