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影像錄-作家名人小品詩文小語錄’ category.

~秋轉冬~

6cm長的蛹,不小心被我叨擾了,挺過意不去!

☆☆☆

印度櫻桃,熟透的鮮紅果子,與邁入成熟中的橘黃…,正熱鬧地交織著枝椏莖條,很快又會有鳥兒來此群聚了。多以果實、種子和昆蟲為主食的白頭翁,按照往常,一定是喜孜孜地日日來此報到。

☆☆☆

也在秋冬之際,夢見旅德時的多年好友K.,好意外,好驚喜!

真不知遠方的友人可好?

★★★★★★★

~梭羅日記~

一八五三年一月二十一日

我希望能聽見夜的靜默,因為靜默是一種可以聽見的,實在的東西,我不能掩住兩耳四處行走。

我必須靜立著,打開耳朵來傾聽,遠離開村子裡的嘈音,也許夜會把它的印象留給我。一種豐饒而滔滔善辯的靜默。

﹏﹏﹏﹏﹏﹏﹏

一八五七年十月九日

結果是這樣的~藝術的愛好者和大自然的愛好者不一樣,雖然真正的藝術就是我們對大自然的愛的表現。

我們不很注意樹木,卻那樣注意哥林多式的柱子,是一件可怕的事,可是這件事卻又極其普通。

~秋轉冬~

~yingju-Lu~

~挨近冬日…~

秋天的苦楝樹

稻禾收割。

之前每到稻田收割,總能看見鷺鷥隨來。

這回因上半年乾旱,稻作插秧在幾經猶豫隨著推延,時至成熟期的11月今日,鷺鷥已過冬去了,農村收割圖少了鷺鷥的風景,顯得好些寂寥!

大鷹在天空盤旋啼叫,從高空俯瞰地上,多數農畝早已呈現片片枯黃與荒寂,塵土與枯乾稻稈錯亂交織的色塊拼接,也許也是另一種美,但這樣的土地卻不利於田鼠、蜥蜴、蛇等等的掩藏!隨著入冬倒數,溫度也將逐日下降,像蛇便開始忙著覓食以好過冬,不知道天上飛的大鷹,目光如此銳利,此際能更輕易捕獲到獵物嗎?

收割後的大塊鄉村空氣中瀰漫著植草香,很迷人很療癒的味道,閒散小徑時,欣喜多吸幾口。好似這氣味已深烙在心底,是一種清晰的鄉愁!…

☆☆☆☆☆☆☆

朦朧視景,鳥聲沉寂,霧裡如夢,時光緩緩…。

感覺霧中的風景也是一種鄉愁,也能使靈魂變得輕柔。

晨霧又起,也許在夜半凌晨就開始。

入冬後的南國,這應會是常見的風景。…

☆☆☆☆☆☆☆

晨間之後,特地繞到苦楝樹小徑看看。

早上風光明媚,藍天清朗,垂掛在苦楝樹枝椏上的熟黃果子燦爛異常,在陽光照耀下更顯璀璨飽滿,不可一世!

成熟時也是果子的黃金期,一過熟透,有好些果子也就垂敗。總是,11月過中旬,等果子熟透掉落了,葉也凋零了,僅剩幾許頑強稀疏的葉片仍舊孤伶戀世,這苦楝樹又是輕輕孑然一身,憑任枝條如線條般寫意素描著她心中的畫與詩…!

一年均分,經過苦楝樹花開、綠葉鮮綻,以及果子金黃,總會有一段休憩的寧靜時光,這樣的樹其實挺好,似乎也暖暖地寫照著人生的風景!…

~挨近冬日…~

~yingju-Lu~

~夏日暴雨~

連日多雨,竟疏忽得也忘了何時夜啼鳥的叫聲就這樣消失在鄉野的天空的?

或許牠們又離開了吧,要像往常一樣約莫12月天涼時才會再回來!

我真的想不起來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入夜後的雨聲竟消弭了夜啼鳥(夜鷺)的啼叫聲?

☆☆☆

潮濕多雨,草地積水不退,悶濕的氛圍好似正對蚊子的味,尤其蚊子孳生繁衍眾多且快速,隨意開個紗窗門一不小心便能湧進數隻蚊子,然後亂飛在屋內嗡嗡作響,這時候,我們之間的戰鬥才剛要開始!

不僅雨多,近期風吹也頻繁,園上的落葉被吹滿地,老覺得這陣子的自己怎麼總是在雨中撿落葉,也老是不小心就被雨水淋過!

這幾回的大風大雨正巧也讓我經驗第一次林園消失後的情景(相關連結︰~消失了,林園~

),我仔細聽著屋外的動靜,發現真的聽見不同於以往的風聲。以前長林還在時,風來翻飛枝葉,不僅有形體的飛葉之美,也鳴響著美妙的窸窣之聲,但這幾回,風聲像刻意壓低了音似地在咆嘯,有點冷峻酷氣,顯得不再那麼詩意與浪漫…。之後,我要習慣的便是這樣的風聲了吧!

轉眼又過了立秋(國立8月7日),也正式進入飄月(農曆7月),一下子啊,感覺2021莫名突然就溜逝了一大半!…

☆☆☆

學生時代就喜歡赫曼赫塞的作品,一直到現在,放在書櫃上的他的書仍是我經常會拿起再閱讀的書之一。

讀到他寫的一篇關於「雨天」的小散文,字裡行間都透露出他對當下之雨的厭惡之情!或許吧,這正是他當時的心情,或像絕大多數歐洲人都很喜歡陽光的道理是一樣的,也或者正是壞心情讓雨天遭受無妄之災,總之,讀完這篇有發洩心情之嫌的小散文之後,不由自主地也讓人發出會心一笑!

「天要下雨了,湖上灰暗鬆軟的雲氣騷動不安地懸掛著。我正在靠近旅店的海灘上散步。有一種雨天是清新歡愉的,今天卻不是這樣。潮氣在凝重的空氣裡不停地升沉。雲朵時時跌落消散,而新的雲又永遠有著。天上瀰漫著躊躇不決的惡劣氣候。」…

「雨滴在沿岸的水面上飛濺,帶雨的寒風在潮濕的樹上亂吹。我們喝的湯中像被惡魔吐了口水,沒有一件事對勁,沒有一個聲音順耳,沒有一點歡樂溫馨。一切都顯得荒涼憂傷和汙濁。所有的琴弦都失去音響,所有的顏色都黯然消褪。」

~<悠遊之歌>~

近來下在我們這邊的雨也多了!

菜園裡的有些植物被不退的積水淹死了,高大的木瓜樹倒了好幾株,如今所剩不多,古厝牆面滲出了水,呵,苦中作樂,只能安慰,雨總有停的時候!…

~夏日暴雨~

~yingju-Lu~

~美的絮語~

轉眼夏至就到了(國曆6/21),太陽又走至軌道的極限,開始掉頭南走。

獨佔這一季夏的風景的,是美得令人屏息的暮晚霞光與彤雲之美,還有雪白浮雲時而飄忽、時而堆疊幻化著的巨大形象裡的藍天。那種魔幻的雲,有時是頭像,有時像飛奔的動物,一些有趣的圖騰,或帶著神秘訊息的圖影…!

蒼宇,因雲影變化及向晚時分倏忽的色澤而變動不已!

而這樣的美仍在繼續,還未結束…。

蒼宇裡的幻影,恍惚如映照在人間的虛生幻相,其實諸相之後,天空寧靜而深遠,浩瀚而無窮無盡…。

我有時呆想,揣摩著蒼宇的心境,似乎隱約感應到一抹淺淺的微笑。

好吧,笑納!

這正是宇宙傳遞的意思!…

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詩選,讀到︰

我的眼睛感覺到天空深邃的寧靜,

它在我周圍激起一種如同樹木舉起它那杯子般的綠葉來斟滿陽光時的感覺。

我的心中升起一縷情思,如同綠草在太陽下散發出來的溫馨氣息;

它混合著流水拍岸的嗚咽和鄉村小巷裡倦風的嘆息,

我想起我曾經與這個世界的全部生活共同生活,並且付與他我自己的愛戀和悲愁。

……

~美的絮語~

~yingju-Lu

~春末的禮物~

斑鳩與白頭翁的鳥蛋 / 雨

~梭羅語錄~

讓我們像大自然一樣,從容過好每一天,不要被落在軌道上的堅果殼與蚊子的翅膀等雞毛蒜皮的事推離軌道。

☆☆☆

一場溫柔的雨,就能讓草地更加青翠,同樣的道理,只要注入更好的思想,就能讓我們的前景更加明亮。

這樣的雨天真好。

四月下旬,終於下了幾場雨,雖然這幾回落雨所帶來的雨量都尚不足以解旱,但可能是太久沒下雨了,覺得雨下當時,心中湧起莫名甘甜的美好!

一次清晨的小雨,真有春雨綿綿的味道,其實若不是因乾旱嚴重,內心渴望的是迎來大雨,像這樣的小雨輕柔滋潤著大地,如此溫和適中地輕撫,對植物應也是最好的吧!

三隻綠繡眼!哇!平常看到的多是二隻。在緊鄰著潔淨透明的窗玻璃外的三株幸福樹上跳來跳去,一會兒又騰飛至2公尺外水井邊的印度櫻桃樹上。

印度櫻桃樹上的果子早已紅通通熟透,且掉落一地了,但這三隻綠繡眼卻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在樹幹枝椏間雀躍不已!

我隔著窗房靜靜看著,跟著笑。鳥,太懂得享受生活,牠們多快活呀!

近來鳥多,花架上葉叢間發現好幾個鳥巢,都是斑鳩的傑作,但牠們不太會築巢,那些鬆垮、完全不牢固的鳥窩,直讓人搖頭!每次看見鳥巢裡的蛋,都為它們捏把冷汗,真為牠們的小孩擔心!

斑鳩雪白色殼的蛋看多了,好奇心也就減少了,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在扶桑枝葉間發現新顏色的鳥蛋,網上一查,原來也是熟客在園上下蛋,那就是常見的白頭翁。哈!真令人開心,第一次看到呢!

牠們的窩看起來細緻且有設計感多了,和綠繡眼的鳥巢型很像,裏頭有三顆蛋。

有一回夜晚,我還到窩邊看了一下,真的看見白頭翁白白的頭髮呢,畫面很溫馨,很美麗!

~春末的禮物~

~yingju-Lu

~稻穗收割~

稻穗收割圖

山景療癒,看山前麥黃的稻穗收割,也是療癒!雖然收割人挺辛苦!

成群的鷺鷥、烏鶖、麻雀…飛來,不會錯過這及時被割稻機從泥草中翻掘騰跳而出的小蟲,或遺落的稻穗,飽餐一頓!

鳥和收割人儼然練就了絕佳的默契,極和諧地相處在一起,一前一後。鳥兒亦步亦趨跟隨割稻機前行,節奏完美,毫無違和之感!

我極喜愛這幅稻穗收割圖,像百年經典名畫,一時竟也看得入神!

慢慢欣賞割稻機在農地上畫出美妙的幾何圖形之後,稻子採收完畢,稻畝田只剩枯黃禾稈一片,但車輪滾軋留下的痕跡,也是一種不經意的美麗!

~<稻穗收割六月近中旬>~

~[讀山](摘錄)~

山,是一本大書。你可以隨意翻閱,略識其風貌;也可以深讀,因山中有詩、有畫、有文、有深邃的文化內涵。你讀得愈深,愈能發掘它無窮的奧秘。山具有人性,也具有靈性,所以人可以與山做朋友,淺交深交皆宜。

山,像一座大鐘,小叩小鳴、大叩大鳴,有時候,不叩也鳴,是「鳥鳴山更幽」的山鳥之鳴。…

~作家 殷穎~

~稻穗收割~

~yingju-Lu~

~四月片斷~

雲霧繚繞

這個春日的雨水不多,水氣倒顯豐沛,經過一夜短暫細雨,隔日見山巒雲霧繚繞,有那麼一刻整座大山沉入雲霧底層,搭著陰涼的天,情境顯得好些憂悒!

這雲霧山嵐變化快速,起先層疊白白的雲海沉沉地壓住大山,不久後雲層便開始往下降,山頭浮現,而這緩緩縹緲,山形輪廓浮顯,都帶著一股律動之感,頗具靈性之美。

此刻,鄉間的上午時光,寧靜日常,不受干擾地立在園上遙望山景,突然覺得還有點不太真實!

那山啊!似近似遠,日日看著,卻始終覺得那裏藏有說不盡的神秘。而我很享受這片刻靜謐的美好,沒有汲汲營營追求於什麼,可以不用讓心思太過複雜。

這大山啊!有溫柔也有剛毅的一面,我也期許自己在日日相處中,可以更多懂得一點它的樣子。

~<雲氣繚繞時>~

2020年走至4月春末,這個世界依然持續地不平靜,未知的病毒依然帶給全人類更多的驚恐!

我重讀卡謬札記,對他筆下的風景情感有獨特的偏愛。當然,他不斷地自我對話,近乎孤獨中的哲學思考,對一個不到30歲的年輕人而言,確實顯得難得和睿智!

當人與人之間被迫需要多一點距離的時候,正好也可以學習如何在孤獨中和自己相處,看書閱讀不啻是個方法。

這個世界至今對人類而言依然覆蓋著太多神秘及未知的色彩,人類的天真、奢華過度、自負、貪婪…都在一場病毒災難中表露無遺,也許此時我們可以沉潛下來,也必須安靜下來,讓這個世界有機會能在不久後再重新開始,帶著人類更新的思維!

記下卡謬(Albert Camus1913117日-196014)關於札記四月片段:

今年第一個熱天。鬱悶。動物都側著躺。暮色裡,城裡空氣有一種怪異的特質。喧囂升起,而後像氣球一樣消逝在空中。樹屹力不動,人亦屹力不動。阿拉伯婦女在屋頂的平台上喋喋交談,等候黑夜的降臨。熬煮咖啡的香氣冉冉升起。

這是一段溫柔而絕望的時刻,卻無人可以擁抱,有著太多的感激,卻無可匍身膜拜的對象。

xxx

暮色中,人間的溫柔展現在港灣裡。許多個日子,世界在撒謊,許多個日子,世界說出了真話。今晚,它就在說真話~帶著憂悒、動人的美。

~四月片斷~

~yingju-Lu~

~雨天讀詩~

打從7下旬起,午後的陣雨就下不停,8月初始,那雨勢啊更甚7月,有時突來的暴雨讓落在園子裡的水來不及排掉,雨中一片又一片積水的窪地成形,差一點整片園子都滿了水,要等雨停後,漸漸積水才退,但已是到處濕濘一片。蝸牛、螞蟻、馬陸、蚯蚓…在大雨來時及之前,便開始在尋找避難所,紛紛往路地上爬,眼下實在熱鬧!

雨下得又大又急,有時還會伴隨閃電雷擊,昏暗的雨天視野一片迷濛,鄉野景致早已消失在斜雨之中。

這雨下得多了,也覺怪異,怎今年這麼輕易能夠得到雨神的眷顧?農田上剛插秧未久,農民也害怕雨太多淹死小稻苗,趁雨勢沒那麼大時,便紛紛出來巡視,努力放田裡的水。

說來還真是,之前農民老為截水灌溉一事使盡手段,多雨的此刻又不得不勤放水,可真忙啊!

雖說78月雨多,可晴日時溫度仍偏高,很是痛苦!而盛夏時節園上的九重葛花也像進入休眠狀態,偶爾只見寥寥數串小花登場演出,其餘的時間只有綠葉撐著。我記得往年的秋天正是她們花開全盛時期,眼見又將邁入秋季了,啊!突然想起九重葛花的美,也挺是懷念,相信很快便能欣賞到她們百般燦爛的容顏!

xxx

雨天讀詩、閱讀,驚豔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 1923生於波蘭,1996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詩,特選一首個人覺得相當絕妙有意思的詩,和大家分享!

~<在熙攘的街上想到的>~

臉孔。

地表上數十億張臉孔。

每一張都顯然不同於

過去和以後的臉孔。

但是大自然~有誰真了解她呢~

或許厭煩了無休止的工作

因而重複使用先前的點子

把曾經用過的臉

放到我們臉上。

——-

與你擦肩而過的也許是穿牛仔褲的阿基米德,

披著大拍賣零售衣的凱薩琳女皇,

某個提公事包、戴眼鏡的法老王。

——-

來自還是小鎮華沙的

赤腳鞋匠的寡婦;

帶孫子去動物園,

來自阿爾塔米拉洞窟的大師;

正要去美術館欣賞一下藝術,

頭髮蓬亂的汪達爾人。

——-

有些臉孔出現於兩百個世紀前,

五世紀前,

半世紀前。

——-

有人搭金色馬車而來,

有人乘大屠殺的列車而去。

蒙特祖馬,孔子,尼布甲尼撒,

他們的看護,洗衣婦,以及賽密拉米斯

~只用英文交談。

——-

地表上數十億張臉孔。

你的,我的,誰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

大自然必是想愚弄我們,

而且為了趕上進度,充分供貨,

她開始自遺忘的鏡子

打撈那些早已沈沒的臉。

xxx

附註:

蒙特祖馬(1475~1520),古墨西哥阿茲特克帝國最後一任國王。

尼布甲尼撒( Nebuchadnezzar,約634~562 BC),古巴比倫第四王朝國王。

賽密拉米斯(Semiramis),傳說中的亞述女王。

~選自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 1923生於波蘭,1996獲諾貝爾文學獎)<最後>~

~雨天讀詩~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二月 20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