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德國卡塞爾陶瓷工作室及創作’ category.

~另一種「髒」~

藍色裡有調皮的精靈^^"

藍色顏料

鋪紙張的畫板已經又是另一番模樣了,想這次工作完畢該要清理它。

其實還蠻懷念大學時,畫畫時候老把衣服弄髒,當然絕對不是故意的,可髒了衣服時一點也不嫌棄,還能穿得理直氣壯。倒不至於如戲劇裡演的,把整個臉也給搞上顏料,然後通常愛情劇就這樣開始了,還真的沒有!我的學習之路認真,因自知不是天才型,而且也很清楚就算認真了,也不見得所有領域都能表現得很好,比如像水彩、書法等一直都是我內心的創傷,哈!尤其是書法根本跟我的氣不合!但是我也沒有因此氣餒,因為總還有別條路可行。

在德國時,在陶瓷工作室工作一定得換上工作服,因為不管怎麼小心,身上一定會沾上陶土。都不知道重拾學生生活有多好,而且能像這樣穿著一身「髒」衣服很有個性。不過,我的很有個性大概也只有在「髒」衣服上顯現出來,其他的也沒什麼不同。

幾乎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怎麼跟一般學藝術的放蕩不羈的形象差那麼多?既不抽菸也不喝酒,也不跑Party,我都反問,為什麼學藝術的就要那個樣子,或者偽裝成特立獨行的樣子?

一幅早期的油畫

一幅早期的油畫

趨於成熟後的個性始終是難改的,雖也不是說永遠不會再改,但若除非生命中經歷重大變故,能把整個人及想法徹底翻轉一遍,不然我們就只能和自己已趨成熟定型的個性好好相處下半輩子了吧!

我可能是那種外貌和從前相比不算有重大改變,但想法或與從前稍有不同變化的人而已,其實至目前為止基本性情仍不變,但有時看見老朋友會很驚訝,怎麼對方整個樣子包括外貌都變了呢?!

陶瓷Nr-41

陶瓷Nr-41

除了回到大自然的懷抱,我還有一處可以讓自己安靜的地方,那就是創作。這裡確實相當美妙,我面對的就只是我自己,無須為別人交代,我也在這時候思考一些事,讓自己的心事和創作並行。

陶瓷拉坏的經驗曾讓我一度落入奇妙的「空明」境地,然而手繪手作能像此類似經驗的卻幾乎是零,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深的靜,雖然感觸層次不同,卻都非常珍貴,這是不同的面相,我能在這裏遇見自己!

在鋪紙張的畫板前,我的雙手老髒到不行,時常得不時清洗一下再重來,手上沾滿顏料的感覺一直都好熟悉,也莫名讓我覺得放心和快樂許久…。

~另一種「髒」~

~yingju-Lu~

~叢林密佈的碉堡~

~叢林密佈的碉堡~

~叢林密佈的碉堡~

這是歐洲盧森堡小國一處幽靜的古碉堡處。那年夏天我們在這一帶遊蕩時,意外發現的景。

盧森堡雖小,卻是一個相當迷人的國家,河谷上蜿蜒的地形、高低起伏間藏匿的古碉堡遺跡,在在充滿抒情與樂趣!

歐洲的夏天白日可拉至極晚,記憶中那時已晚上八點左右,天地仍放白,我們看見這戶人家的成員各個身著一襲白袍似的長衣,正準備在碉堡前廣場的長桌用餐,他們的樣子讓人羨慕不已,一度猜疑著,可能是貴族吧,很快地便又落入童話世界想像中的美好裡!…

創作︰叢林密佈的碉堡

遠方是由混沌、朦朧的葉影樹叢所形成的飽滿狀態,在這一片世界裡似乎也藏匿了些奇異的想像,是我無法事先預測及構築的,反過來說,有些隨興卻又得局限於黑灰色系佈局的思維中。及至前景的碉堡小徑時,我一改繁瑣的手法,反呈現大塊面像,就是為了將太過神經質的一大片中、遠主題及背景緊繃的氛圍沖淡,讓整體畫面有一放鬆之處。

黑白色系,明暗、色階成為最基本的處理要素,而線條則負起一種平衡空間秩序的角色,雖然有時它們是具象的,有時似乎是抽象的,線條的運用與追求已在有意無意間,成為我創作手法中很重要的一種表達的方式。

~叢林密佈的碉堡~

~yingju-Lu~

~在畫裡思考~

我的植物

我的植物

好難得能有幾日清涼的夏日天,晚上躺在蓋著一只草蓆的床褥上還能感覺涼,這樣清冷的夜真令人舒服。自從夏蟬開始嘶鳴以來,在住家附近總能聽見近在咫尺的蟬叫聲,應是從對戶人家庭院上的大樹傳來的吧!有趣的是,我發現這附近的蟬似乎特別喜歡在夕暮時分鳴叫,甚至有時夜很深了,還傳來牠們的叫聲,難道蟬也覺得白日太熱了嗎?!

蟬鳴之外,夜啼鳥依然在小鎮入夜的天空徘徊,夜啼鳥飛翔的時間可從入夜一直到隔日清晨45點,這二種熟悉的碰撞,讓我感到大自然是如此的美好,這一季屬於它悠渺的情境就這樣以另一種姿態的優雅,貼入了我的心坎…。

牆上的作品-Lu

牆上的作品-Lu

前一陣子,也是春末走入夏初之際,處在創作會出現的膠著狀態之中,也許就是我們習慣稱之的瓶頸。這種處境說也奇妙,突然一刻,就無情否定了自己的能力似,搞得自己進退維谷也動彈不得,甚至發現自己好似回到了10幾年前的黑色系時期,這樣帶點憂鬱是可以重複的吧?不免也這樣問了問自己,也或許生活裡的種種都難免會影響著創作的心情吧!

這膠著的時間、時期可長可短,但一定能過去,生活不斷讓我們累積各樣的經驗,在創作上我們也是以同樣的心情在經歷,只是呈現出來的作品給人評價如何?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吧!

我拿出以前的作品和近期比較一番,這是我一直不斷在做的事,可以從自己的作品比較出好與壞,或者說較喜歡或較不喜歡的,但是卻很難或者說幾乎不可能再回到和某個時期的自己,那一模一樣的作畫習性,甚至態度與畫面情境。也許某方面來說回不去最好的狀態是令人惋惜的,但另一方面而言,我卻也不排斥這樣的轉變,甚至很樂於用比較不同時期作品的方法,這樣來分析自己的狀態。

作品-湖邊的小木屋

作品-湖邊的小木屋<旅德系列>

作品-高山風景局部

作品-高山風景局部<旅德系列>

創作讓我看見不同時期的我,而作品所呈現出來的樣子其實也都是分屬於不同階層裡的我,不管那是迷人的或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都是我。但願創作對我而言是永遠不會結束的事,我喜歡這種沒完沒了…。

~在畫裡思考~

~yingju-Lu~

~冬日林間雪徑~

~冬日林間雪徑-Goettingen~Deutschland~ (創作-Papiercollage)

~冬日林間雪徑-Goettingen~Deutschland~

迷戀著雪,在還沒親眼見過它、碰觸它之前,我已經愛著它。

怎麼雪花一瞬間從蒼宇落下了,神奇的魔法棒揮灑的吧,那比浪漫澄黃的秋景更具悸憾呢!

~﹤迷戀雪﹥~

白茫茫的一片雪景,改變了場景的深度與空間,

若不是若有若無的黑色枝椏,也不知該如何著手,

讓白色佔領了整個畫面了吧!

在枝葉落盡的林間走著,走過一步步堆疊著前人步履的小道,

濕濘的雪水讓原本的沙塵變得太深奧了些,此刻

只剩幾棵英挺高大而清晰的大樹可與之對抗,

在一片雪茫中,有時心慌意亂竟也不知所措,

我當然知道,雪白得可以再深邃些…

~冬日林間雪徑(-Goettingen~Deutschland)~

~yingju-Lu~

~詩選~

【初雪】

銀亮,火花和反照,~

整個世界一片銀白!

白樺在串串珍珠裡燃燒,

儘管昨天還是光禿烏黑。

這是某人幻想的國度,

這是幻影和夢思!

所有的景象都在閃耀

古典散文的魅力。

車馬轔轔,腳步蹉跎,

藍天裡飄一縷白煙,

人類的生活,自然的生活,

充滿了神秘和新鮮。

想像變成具體,

帶著夢幻的人生遊戲,

這一個迷人的世界,

這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

~俄羅斯詩人勃柳索夫(1873-1924)~

~山間聚落◎Ramsau-Deutschland~

乳牛實在是太肥了!^^ 牠們在這裡生活真是太幸福!

乳牛實在是太肥了!^^ 牠們在這裡生活真是太幸福!

遊走在這一帶的山林聚落時,靜謐祥和的山間氣息令人陶醉。

沿途可見三五牛群在草地上閒臥或咀嚼著美味的鮮草,高山上的空氣乾淨而清新,十月的秋天,這裡僅一點冷,不若我們預期中的想像,然而禁不起冷霜的葉子有些也已掉了一大半。

總是走一段長長的路途後才看見幾戶群聚的小村,而這些住戶人家總有個奢侈的大庭園,和遼闊的山景無縫接軌在一塊。

我喜歡這裡的山頭,有老陸塊所散發的圓闊感,山勢看來並不複雜,有些山頭輪廓顯得很可愛,像一堆沙包疊置,有的則蓊蓊鬱鬱,更有些帶著一種冰潔高貴的氣質,一路吸引我的目光,起先還以為那是白雪覆蓋的山頭,越靠越近時才發現是岩壁天生色澤的關係。群山離我不遠,似乎我已站在高山頂上。…

上午時光沿著汩汩而流的溪河見識了美麗的清澈的山中湖泊後,回程的路我們選擇沿著公車路徑走,一路如我們走這路的人寥寥可數,但走公車道路是打安全牌,我們同時也欣賞並沐浴在山林之美中,更順利回到了投宿的小村莊。

這是正是南德的一處山間聚落,我們在美麗的Ramsau…

創作-山間聚落◎Ramsau-Deutschland(-Papiercollage)

創作-山間聚落◎Ramsau-Deutschland(-Papiercollage)

簡介Ramsau—

Ramsau位於德國東南角布烈希特卡登(Berchtesgaden)近郊區,布烈希特卡登(Berchtesgaden)周圍山區多為高約2700公尺的群峰,最著名的景點為國王湖(Koenigssee),而布烈希特卡登(Berchtesgaden)則距奧地利之薩爾茨堡(Salzburg)不遠。Ramsau的西邊與騎士阿爾卑斯山岳和奧地利為界,而在Ramsau的南方尚有著名的WatzmannHochkalter山岳等等,北邊山岳則為Lattengebirge

Ramsau的山()谷流出的一條河流,就叫Ramsau河,這條從Ramsau的山()谷流出的河流又源於東邊布烈希特卡登(Berchtesgaden)的溪壑。

沿著Ramsau河往西偏南即可抵達美麗的Hintersee湖。

~山間聚落◎Ramsau-Deutschland~(創作-Papiercollage)

~yingju-Lu~

~樹之夢~

Papiercollage創作~德國哥廷根Kiessee湖

Papiercollage創作~德國哥廷根Kiessee湖

清素色底藍天

流連於湖畔

樹林叢旁幽僻碎石路上

趨於冷意的風今日靜靜的

湖水也沉默

幾里外黃花毯鋪蓋在丘陵地上

高高低低

遠方的秋與冬也在交頭接耳

一半綠意一半枯黃的葉夢

但我知道,夏已早暫回它安穩的墓塚

我大樹的夢卻未曾離開。

一場一場愈冷的風中吟語

讓葉衣凋零

時序又從去年入秋走過春天到秋天

我夢裡的樹沒有憂愁與寂寞

我了解樹言語裡的情事

假如你也能走過那條有著湖畔大樹的幽靜小路

~樹之夢~

~yingju-Lu~

☆☆☆☆☆☆☆

~情境音樂~

Sadness Piano & Violin – “The Autumn Falls – October" Music by Vadim Kiselev

~微光森林~

創作Papiercollage-微光森林

創作Papiercollage-微光森林

我們在森林鏡頭的邊緣

看不清季節的詮釋

三色漸層的天清高遼遠

繁複的枝椏也觸不及它的深

如夢的地平線朦朧的背光

我是樹底下一朵向陽的藍花

而微光盡頭有你

在更遙遠的一方吟唱著

我們熟悉的古老,依托

逐漸編織黯藍的天光

~微光森林~

~yingju-Lu~

 

 

~【風吹何方】~

 茼萵花

茼萵花

春日時寒時暖,溫度驟變之劇,尤甚於甫逝去的那一季冬。

這季春天,讓人心情慵懶。

春花開了,我最愛的樹花也已在大街旁搖曳,可是我始終未聞花香,只在報章裡想像上千旅人雜沓紛亂的步履流動著,響徹這寂靜小鎮原本悠閒的假日時光,看那一波波人潮如何迎接春花的到來,在一個屬於角落的大世界裡儘情歡笑、、、。

*******

可是我開始注意到在住家前不遠處一只彩繪著宛如彩虹般色澤的小風車,它比這一季春天更像春天。

微風一來它便輕輕拂動,無力抗拒風的迷惑,賣命運轉著宛若和諧韻律般完美的抒情。滿溢的活力,流轉著輪迴,無關命運,卻像訴說著圓滿,又似,無止無盡的低喃自語、、、。

大風來時小風車大膽狂奔流瀉;無風時,是的,很奇特,為何從風車看天地也無風,靜悄安憩、、、。

動與靜,靜觀小風車,像看穿透某個時空,為何?!時間似乎也停止。

春曙-Papiercollage

春曙-Papiercollage

【風吹自遙遠的地方】

~摘錄自俄羅斯詩人勃洛克(1880-1921年)作品~

風吹自遙遠的地方,

帶來了歌唱春天的預兆,

天宇露出小小一角,

看得明亮又顯得深奧。

在這無垠的藍天裡,

在春天逼近的夜晚,

冬天的風暴嚎啕大哭,

星星的夢在徘徊。、、、、、、

~【風吹何方】~

~yingju-Lu~

音樂欣賞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十二月 20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