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立冬之後的細雨~

自十月中旬以後,日子像是在白天過著夏天、晚上過著秋天、深夜過著冬天的情境中度過,一直到十一月九號凌晨天將亮時,被奇妙的雨聲喚醒,有點驚訝!

開始時下起的雨是滴滴答答,接著轉為細小卻嘩啦嘩啦,等早晨天亮推開窗門往外看,感覺有那麼一點冬雨的影子,心想,是到了換季的時候了嗎?

但平心而論,這天早晨的溫度也只是略涼而已,但身體雖不感覺冷,過敏體質卻是不爭氣,也實在很無奈!

眼見窗外濕雨一片,國王(狗)一早就垂頭喪氣,整天窩著,偶爾無精打采地望著灰白的天,但這一天可真是雨天啊,雖然只是綿綿細雨,卻也是真真實實下起久違的雨,我反而覺得真好!

我想起幾日前,不是立冬嗎?趕緊看了看月曆,果真是(11月7日是舊曆立冬)!才過二天而已,這日雨中情境也未免太貼切些!

雨水雖不大,淋在植物身上卻是適度剛好,有時候真覺得日日努力澆水照料也比不上大自然雨落完美的傑作。在這樣的細雨滋潤之下,植物反而長得特別好、特別美!

園上的九重葛已蓄勢待發準備新一輪綻放,等這場細雨之後,定能花開盛多而美,很期待!

因一連數天濕氣轉重,早晨及向晚靠山的這裡總像有一層薄紗籠罩,多陽光的南部這回也顯得陰霾濕沉,難得衣物被單一日曬不乾,不過,沉寂一陣子的雜草經細雨滋潤後,順勢又會回魂,這也意味著又得勞碌除草,園丁該準備上工!

而園上偏角的那株桑椹,十月後便應景地快速進入不同的情境,不停地掉滿一地枯黃的落葉,和紫藤不相上下,只是枯黃的桑椹的大葉,更有蕭索秋冬裡的況味!…

其實真的還不冷,只是有些植物入眠得早,大自然裡的風景也因此有了色澤深淺、樣貌繁複約簡的快速而不同的變化,依舊深覺這時節像小提琴的旋律,小品曲調呈現的姿態,是南方鄉鎮和緩秀麗的呢喃!

隔窗細雨觀看,園上如撐開大傘的三棵深色大樹平靜地相偎依伴,芒果樹大葉依然翠綠如昔,葉冠華貌真是好看!我好喜歡這樣的大樹,不結果子也沒關係,在熾烈的南部葉子不要掉得太快!

混沌天色中,讀到一首詩:

被高大樹枝遮擋的

半明半暗之際的平靜

我們正好走到這裡

極度的寂靜談情。…

就到這裡,魏崙的<悄悄地>,一切正好!

☆保羅-魏崙(Paul Verlaine , 1844~1896 法國詩人)

~一場立冬之後的細雨~

~yingju-Lu~

~大蜂窩~

鄉間

約莫十月底十一月初的時候吧,路過朋友家門,難得見那門大開,有人正在院前忙著。

朋友的家庭園寬敞,站在裏頭的他們遠遠地對著我招手,我停了下來,便和前來的他們站在門前聊了起來!

雖然我們兩處住的地方相聚不算遠,平常帶國王(狗)出來散步時也都會路過這條路,只是很少能碰見他們,這回算很難得!但這一聊才知道原來他們院上的一棵蓮霧樹上結了一個據他們自己說「籃球般大小」的虎頭蜂窩,找來專家正在拆除之中!

今年夏秋雨水少,也沒有颱風,也就是說大風大雨幾乎沒有,這對蜂窩而言算是安全的一年。

朋友說他們每天在樹下及其周邊工作、乘涼,都沒有發現樹上有異狀,是直到朋友來訪被虎頭蜂螫到,才發現樹上的這個大蜂窩,他們自己也嚇壞了!

請來的專家不知道是開玩笑說的,還是真有其事?說這園上的虎頭蜂是不會叮自家主人的,因為牠們認得主人的氣味,可是面對外來的陌生人就不行,一旦靠近牠們的窩,蜂會有警覺性的。

站在他們家門口聊了好一會兒,過了晚上6點那蜂窩終於成功被拆下,等拆除專家把蜂窩捆好拿下來,一看,天啊!何止是「籃球般大小」,根本就是籃球的兩倍大,實在驚人!

這事之後隔天,我便到我們園上的那三棵芒果樹下檢查一遍,上回在這可是掉了一個15cm大小的蜂窩,大意不得。繞啊繞、看啊看,還好沒發現什麼異樣!

朋友家這回經歷這次有驚無險的虎頭蜂窩事件後,想必往後定會時常朝樹上觀望吧!

這個夏天及秋天實在太安靜了,因少風雨也無災,虎頭蜂窩保存極好,像我們今年庭園上的蚊蟲,也是早早就消失不見了,想去年多雨,那蚊蟲可是猖獗得不得了啊!

~大蜂窩~

~yingju-Lu~

~跳動的秋夜~

古厝牆影

意外又短暫的二日微風細雨中的秋意之後,溫度又迅速回升,這卻讓我一點也不感意外,因為原本就不認為天氣會這麼快轉冷,加上全球暖化月均溫都在創記錄,其實早有心裡準備,只是仍希望天冷的日子會來!

就這樣,南部這裡持續過著有如夏季般的日子。以前說「寶島四季如春」,現在可能要改為四季如夏了,尤其是南部這裡!

園上的石榴果在艷麗秋陽持續烘培下被曬得熟透而迸裂了,按照以往的經驗,這品種的石榴果極小,味道並不鮮美,因此我也很少去留意她的果子。可今年果子是大了些,而且有些已開口笑了,我便摘下一粒來嚐鮮,竟覺得還不算太差。反正,我真真實實的就把那石榴果給啃光了!

白日仍熱,但秋夜挺好!暮晚散步時,有晚風輕拂,還飄送野薑花濃郁的香氣。

附近農田野地間有二處為數不少的野薑花區,每次打從必經的一段走過,聞著野薑花散發的香味,順便就大口深呼吸了起來,這真是大自然美好的恩賜!

夜晚雖天色暗黑寂靜,可有時卻能在這樣的氛圍裡發現一些有趣的事。像一回,我發現一隻大鳥停在我們園上草坪,因灰黯看不清牠的模樣,但從剪影般的外形判斷應是夜鷺,雖然奇怪的是,這些日子以來,從沒聽夜鷺叫過。

那大鳥自在遊走庭園間,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甚至連我們國王(狗)也不怕,且幸運的是,我們國王(狗)也沒去追趕牠!

初發現牠時,那鳥離我們不過七、八公尺左右,牠也沒有因驚恐而離開!我見鳥不斷伸展搖擺牠的身軀,像跳舞,會有這種動作的鳥應該是在求偶吧?可園上就只有他一隻大鳥而已!牠就這樣一直做運動,跳舞似的自得其樂,流連在我們庭園間。直到夜半11點多,透過屋窗竟還看見牠那有趣的身影,且一度已相當靠近我們古厝屋簷!

真是不可思議的鳥,獨舞亦好,很自在地在這閒散遊走!

此際夜晚的星空已不如前一、二季的璀璨,但仍有稀疏的幾顆星光照耀著,顯得迷人的便是月娘,或許也是星光寂寥,更能彰顯月光的美麗!

夜深時,到屋外吹風漫走,在古厝牆壁面上讀到剪影的獨特吸引力,一個格子一個框架,一個世界,有植物的、有吊盆的,也有不甘寂寞地自己的-影子闖入…。

這些牆影在不受干擾的夜色裡,悠然綻放著寧靜卻深邃迷人的魅力,我不禁迷戀!

每一道牆都因著不同光源的投射而發展出獨特的畫面,凝神細看,真不知道是畫中的影子想走出牆面,還是我,想跳入他們純色的浮世繪…?

~跳動的秋夜~

~yingju-Lu~

~閃耀於秋~

暮晚風情 / 白色粉蝶

難得一次十月暮晚的西方,有絢爛的霞光瀰漫。早過十月中旬了,像這樣充滿夢幻的天空已相當罕見。

和夏季多激昂澎湃、華麗豔美的澤彩無法相比,然,這回秋晚情境卻別有一番雍容富麗之美,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又多了些和煦、溫柔!

~<秋晚的霞光>~

有白色粉蝶飛來,停在龍柏針葉上,在暗夜路燈的照射下,白底黑線交織的蝶衣,顯得異常清晰!乍看時,被那純淨的白驚豔,因太清晰寫實,一度以真為假,混淆了我視覺!

像時間停格,也不知道粉蝶是睡是醒?那畫面卻流露一股美麗如夢的氛圍。

悄悄輕然,我無聲無息,小心翼翼靠近牠,還真怕會驚醒了牠…。

~<暗夜裡的白色粉蝶>~

睡蓮池 / 絲瓜藤

附近的睡蓮池,在九月時池上花朵仍顯寂寥稀疏,沒想到時序邁入深秋,一下子,在十月的某天,睡蓮就長滿了池塘,真像魔術一場!

睡蓮一朵一朵,五顏六色,萬紫千紅,偶有水鳥或落單一、二的鷺鷥在池上佇留捕食,怎麼看秋天的蓮池畫面,好有水墨情境般的美好與空靈!可,睡蓮開花長莖的速度,怎感覺對我依舊是個謎!

我想到鄉間小路,日日路過的點,有一處破舊的木架棚,攀爬在上頭的植物,當初應是刻意被栽植的,而如今細看來,植物的樣貌隨意瀟灑,有意無意間的栽植已無任何差別,一時竟也覺得好有頹廢的美感!

引我注意的是絲瓜藤。

秋天的絲瓜繁衍興盛,一下子就可以花滿棚架,結實纍纍,這裡的絲瓜自也不例外。但,那些不甘寂寞的黃花呀,不甘於棚架安憩,像在和群鳥爭比,越爬越高,越開越多,把一旁的那棵大樹緊緊纏上了…。

我停在大樹下,仰頭仔細注視著它,在那高高的樹上,竟也結了幾條大小不一的絲瓜條了呢!

~<秋天的睡蓮與絲瓜條>~

~閃耀於秋~(小品散文詩)

~yingju-Lu~

~秋◎獨想~

苦楝果 / 秋天的早晨

熟透的苦楝小果,泥黃、鵝黃,已掉落於地,

我撿拾其中一小撮,深覺

果實成熟得太早!

或許,它代表著一種信念

像虔誠的聖徒般

為所信仰的

奉獻成永恆的一切…

☆☆☆☆☆☆☆

這是一個充滿末日意象的早晨

不知是那光暈迷離,還是

因滯靜的氛圍?

靜悄無語的此刻

我彷彿跌落一處古老明信片上

的風景,又如靜止的時鐘

爬滿詩意與懷舊

啊!我突然想起了

又如「荒原」情境般

就是「荒原」,這

也是末日的感覺?!

~秋◎獨想~

~yingju-Lu~

~幸福樹~

金棗 / 咖啡樹(豆) / 幸福樹

十月,來到橙橘、柳丁的季節,我們菜園裡的金棗、金桔也趕在秋天結實纍纍,其實我挺開心的,因為可以動手做自己愛吃的金棗膏或金棗金桔果醬,雖然處理過程須花點時間,可自己做的健康令人安心,早餐也吃得開心!

比較可惜的就是熟紅的咖啡豆了,園上只有二株,結的果實也不多,若果子摘下了,學著自己烘培咖啡豆都嫌少呢!想想,只好放著當裝飾!

咖啡樹上結著熟透的果子,其實也挺好看的!

近日,園上還有一株小樹開出數朵淡黃色的花,這小株是從飽滿擁擠的大株盆栽中分枝出來的,等了好一陣子才見它冒出新葉,之前一度還挺擔心,真以為它要掛了,沒想到新葉開了後,入十月,有天赫然發現它開出小花,實在令人驚喜!

我記得之前查過資料,這小株叫「幸福樹」,可真的是嗎?看來還得確認一下!

在鄉下古厝生活,除了接近大自然,近距離欣賞植物,當然最開心的是有國王(狗)相伴,國王(狗)是條非常善解人意、聰明及靈性的狗,這些年來我們已經逐漸成為彼此最好的朋友了!

幸福樹︰

幸福樹學名菜豆樹,為紫葳科、菜豆樹屬的喬木。

一般四季常綠,葉子茂密清翠,充滿活力朝氣,可以作為生旺的植物,帶來幸福寓意。

http://read01.com/zh-tw/J0e0Ooa.html#.X6JCVWgzbIU

http://tw.aboluowang.com/2015/1227/666816.html


~幸福樹~

~yingju-Lu~

~無雨的秋天~

秋天的鄉村風景

庭園前大水溝,有馬達運轉的聲響連日不停,進入枯水期的南部,農民得想方設法為正在抽穗的稻作多積點水。抽水機轉啊轉,從一早到深夜,多慮的我還真擔心它是否耐得住這般的操勞!

已經很久沒下雨了,腦海中記得的大雨滂沱的畫面,居然是去年的!去年的7月到9月下了好多的雨啊,下得日日夜晚舒爽清涼,那情境還真是令人挺懷念!

今年,關於雨的印象,怎麼努力想,也記不得什麼鮮明的了,感覺有雨的畫面或場景,已經離這裡有好幾世紀般的遙遠!

但時序仍依舊流轉,看著農民曆已過「寒露」,下一個節氣就是「霜降」了,而這些都是多麼好聽多麼美的名字啊!

雖然持續缺水中,農村景致隨著時節、節氣依然按部就班進行著。秋天的菜籽種已陸續被殷勤的菜園主人播下,如今可見一團一團菜蔬已井然有序錯落在農地間,且,有的早種的蔬菜已長得相當飽滿完美了,有的晚種的則仍散發一股新脆鮮嫩的模樣!

又到了名副其實的菜蔬時節,好快啊!2020也即將走近年底了,此刻開始,菜園主人繁忙的程度,也不亞於種稻的農夫們了!

☆☆☆

暮晚散步,來回約一個小時。

在這一條偏靜的鄉間小路走著,幕夜寂寂中,卻偶有少許車行驚擾過,因小路狹窄,遠遠看見那閃著大燈的車子即將前來,便命國王(狗)靠著邊走,或就地路邊站著不動,大多時候國王(狗)都聽得懂,也很聽話,可總得多一點心思關注著牠。

日昨,聽友人說他們的二隻狗又趁機溜出去了,因此特地繞道我們家來問,有沒有看見他們的狗?

我見她騎著摩托車在附近繞啊繞找啊找,似乎一時半刻是找不到的。直到下午2點,還見她騎著車從我們家旁路過,這期間都已經過了三個鐘頭。

狗狗就是這樣吧,縱使已有個偌大的庭園供牠們享用、盡情奔跑,卻仍嫌不足,外頭的世界依舊充滿誘惑,這一回偷溜成功,總還是會有下一回!

~無雨的秋天~

~yingju-Lu~

~流星~

Photo by Alex Andrews on Pexels.com

入秋十月,15後,逐漸已有秋夜涼如水的感覺,尤其夜晚的情境特別美,雖然日溫仍偏高,但因秋風吹起,再也不像之前般的悶熱,甚至炙熱之感了。

等這秋風興起已很久,日日渴慕。北回歸線以南,被無情又無奈地歸為熱帶地區的這裡,等著冷風下來真是奢望了吧!

但,總還是能有那個時候的,能享受從北方吹來的風!

十月15日,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以前沒有,這次以後就記在我的日記本了。

暮晚散步歸來途中,黝黑的天空劃過一顆明亮清澈的流星,那流星滑得低,剎時還詫異那究竟是什麼?數秒恍神後,才驚喜原來遇著了流星!

星光好美,流光亮麗璀璨萬分,但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一下子它就消失無蹤!當下驚喜得竟也忘了該許願(但許的願真能實現嗎?)!

一路漫走、慢想,想著今晚散步真美,還有國王(狗)在側相陪,好幸福!

我已經許多年不見流星了,這美妙奇幻的邂逅,就這樣被我歡歡喜喜地寫進了日記本!

雖見著流星,隔二天,也經歷了天搖地動!

17日入夜,連三回地震,震央都在附近的東山區。其中一回 5點多級,地震威力不小,也是我來古厝之後遇著的最大一次地震!有古厝老牆被震得剝落些許著漆的小碎泥石,也產生一道小龜裂,又不知屋頂的灰石瓦是否安好,有否錯位?可能得等下一回大雨才能測試了吧!

~流星~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十一月 202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