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時……~

春日~日出於東

春耕插秧之後,水田裡的小秧苗開始茁壯成長,急需水分滋養的它們,也讓農民忙著引水。

從入冬至今下過的雨寥寥可數,從水庫流出的灌溉水也只能分期分批輸送,雨水真是黃金,在每回耕種期都是如此!

為了供水,有農民買來馬達抽河溝裡的水灌溉,馬達鎮日不停地運轉,吵雜聲轟隆隆不算小響了一整天,有時甚至直到夜半才熄火,且這期間經常如此!

河堤裡的水說來也不算多,只能說是勉強可用,有時連河溝也乾得快見底,農民很無奈也只能乾瞪眼!

之前雨季前後,河溝還有一時水流清澈的光景,那時能看見許多魚在裏頭生活在裏頭游,現在不見魚了,倒是一回讓我意外撞見一隻小烏龜,實在奇特,想著,或許是有人棄養了吧!總之,這水啊,養活萬物的命,在乾季時實在得格外好好珍惜它!

花架上,近看顯得雜亂攀藤的蝶豆花,一直任著她自在舒展也不做雕琢,但遠看時那團枝葉可是真真實實的自然美。

而就在這枝椏花葉間,總有窩巢被造,又是斑鳩,牠們好愛這個位置,年年都來此駐足流連,也不見其他的鳥類搶走牠們的位置。

斑鳩在這下蛋孵蛋,讓原本悠悠靜謐的花架處頓時顯得熱鬧了起來,有時鳥啼聲竟也顯得過份喧鬧了些!

鄉村的早晨好像也沒有什麼雜鬧聲足以干擾清夢的,但對不習慣於太過安靜生活的人,這早醒雀鳥的啾鳴,或許還真是很大的另類噪音!

還好,我好像天生就對鳥聲免疫,始終也認為它們是大自然裡和諧的一部分,從不認為它們會干擾我的睡眠,鳥聲的存在反而讓我感到很安心!

在花架另一遠方,我期待紫藤花開,而園上紫薇早已迫不及待發出新嫩枝芽,這「新生」又將為庭園勾勒出一幅美麗的願景圖畫,讓人好生期待!

~春時……~

~yingju-Lu~

~窗之鏡◎三月早春~

春天的菊花

天氣轉涼溫度降了,突然感到陣陣涼意,只是雨尚未落下。就在這天接到北部友人的電話,閒話家常聊思緒,順口問了一句「南部下雨了嗎?」又說「北部已下了三天的雨了」。也許濕冷的天容易讓人憂鬱(我心想著),才說沒呢,隔天,雨就來了!

細細冗長的雨,正是春雨綿綿,就在島嶼上各水庫裡的水都快見底時天降甘霖,但也不知這樣的雨勢能否紓解旱象?樂觀地想,若能多下個幾天,絕對是有幫助的吧!

這種濕冷的天氣,春日原常有,雖然有時也厭倦這種長時長日昏天暗地的氛圍,也不悅天色會影響眼睛的視力,但及時雨,能救大地萬物生命的雨,我們都不應該討厭它吧!

走進春天,小金桔花苞又陸續悄悄綻放盛開,幽淡的香氣偶爾隨著風起飄浮,大多時候我得湊近小樹前才能清楚聞得到它,但夜晚降臨時情況又不太一樣,感覺室內前廳因小金桔花而花香瀰漫。

到底又開了幾朵了呢?也沒認真數。現在的小樹上有成熟的果子、初生的青澀小果、綻放中的白花,以及含苞待放的,都在此共生共存著。從去年開始這株小金桔便不斷地在開花結果,比起些年前幾乎每年都只有一次的結果期,情況實在已是無法相比。看著小金桔如此轉變也不知是該喜?該憂?過多或過少極端的二樣,好像都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而我也無法改變什麼,束手無策地全然接受小金桔的每一個現況!

雨下得滴滴答答,最怕帶來過重的溼氣,然而細雨中的氛圍讓大地顯得更沉穩而安靜,透過屋宇聽著如配樂般的細雨聲,似乎也很享受!和空中絲絲的冷意碰觸,又像回溫了一點冬日情境的感覺,也讓春天的情緒似乎顯得難以捉摸!

看雨天、晴天,這處寢室中靠窗的位置其實一直也是我喜愛的角落,但喜愛歸喜愛也不能一直凝凍般佇立在此,倒是有時候真會覺得自己像是窗邊的幽靈,深怕夜半時會不小心嚇到遠處、近處的左鄰右舍。

雨後斑鳩傳來細細的咕啼聲。雨季時看遠山山嵐雲影變化多彩;太陽雨時彷彿窗前也流瀉著片片黃金雨;晴天時道不盡的光影變化,天上的白雲及夕暮的雲彩也一一在窗前展露。我常在這窗邊體驗四季,這雖不算特別分明卻時而迷人有趣的島嶼風情,然後文思泉湧時便浪漫地賦予它一些真實、寫意或帶著想像的篇章,也看不時任我重新擺設且移動位置的植栽群,可否?也願捎來一些情緒的訊息…。

向陽的身姿倚靠在季節裡

是玄秘而無聲的詩

亦是根植的我的心的

凝視之所

風的翅翼依附著

以虛無的形象盈滿

距離亙古

發出回響…

~窗之鏡◎三月早春~

~yingju-Lu~

~花之春夢~

苦楝樹花

春暖花開新芽抽長有了庭園後大自然景致依循四季流轉而換變的模樣在這裡看得一清二楚。雖然一處小小的庭園,並不能代表整個世界,但自然界裡共通的規律與現象同樣也適用於這裡

有訪客來我們庭園,見九重葛、玫瑰花花開繁盛而張揚,模樣不可一世,頻問我們,好奇我們為她們加了什麼肥料?也有人說,是不是我們這裡空氣好花才能開得如此美麗

其實這一年來我們什麼肥也沒加就任著她們自然長唯一為她們做的事就是澆水如此而已

看春天,各式花卉花開熾烈,使得心情也莫名美好在園上待著簡簡單單卻是幸福與享受

覺得這季節,感覺正像一股清泉不斷地湧出,春天也就這樣爆發性地來了,只是速度有點快目前的溫度也升得過度了些

蘋果樹花

李樹花

說這花開,日日走過鄉間小路上的苦楝樹下,也感覺就是那麼忽然一瞬間的,某日抬頭忽地見枝椏上已滿滿淡紫色的小花,還隨風飄出清新淡柔的香味,好浪漫好美;庭園上那株本以為快掛掉了的李樹,也就一夜過後吧那麼神奇地就開出雪白淡雅又顯清麗的小花遠看真如雪片枝頭般充滿詩意情境令人讚賞不已;園上還有一株小蘋果樹種了二年吧幾乎每年都能看見她開些小花可最後結成果實的成效並不好。今年初春時,蘋果花又已開了好幾朵,粉粉紅、清新的白,也頗富抒情之美!雖然對園上這株蘋果樹是否能完順結好果子感到存疑,但蘋果花開本就賞心悅目,只要對果子不抱有過分的期待就好!呵!

還有後院的蘭花有好幾盆已結上了花苞,看來很快就能欣賞到蘭花的美。…

種種這些都是二月底至三月初發生的事。

春天啊,不像秋天送給我的是一份意象朦朧的美感,而是另一種爽朗繽紛的氣息,但就在早春時節,大地仍殘留著冬日的餘韻冷熱交替之際反而讓我的心更懷想於冬日情景對逝去的冬天也有了更多的留戀!…

然而季節的遷徙也是早晚的事,它從不為誰停留多一點,可以想像一份爛漫春日的意象,很快地就將席捲整個世界…!

~花之春夢~

~yingju-Lu~

~煥然一新~

早晨濃霧~春日風景

春的夜晚極美,溫度宜人,有燦爛的星光在清朗的夜空裡眨著眼睛,遙不可及的星球凝束擠道璀璨著晶瑩剔透的光芒,一閃一閃,像靈光顯現,異常迷人!

他們夜夜看顧片片寂靜的鄉村野地,充滿暖暖的情意。仰頭能看見遙遠的星光如此凝視著人間大地,突然覺得眼下也沒有那麼孤單!

冬季枝葉落盡後,未到初春,已見些許發芽的小苗迫不及待想要降臨人間,這真是美麗的新生,但對我而言,看慣了島嶼的蒼翠茂密,為數甚短的冬日蕭索之景便顯得格外珍貴,也頗令我著迷!

一轉眼的,這些迷人的冬景竟也在靜謐與低調的氛圍中結束了,也才入春二、三周的時間,見苦楝樹枝椏上又滿是青青翠綠的小葉…!

日溫攀升極快極高,花架上橘紅的炮杖花早已謝光,只剩綠葉且精神萎靡平躺在一邊!奇怪,怎記得去年二月時炮杖花仍是花開熾盛呢,現在二月還沒走完呢,炮杖花就歇息了?讓這大大的花架頓時失色許多!

數算著日子如何流逝,實在有些愚蠢,但不得不承認啊,人活到一個歲數,特別能感嘆時光的飛逝…!

春日一來,又接連做了好幾場夢,可真奇特,因為上一季冬日的夢可少得可憐了,才想著自己是不是已轉過多夢的體質?哈!看來這夢啊或許來得有時間性?!

胡亂一夢是有的但有些夢顯然不合邏輯卻也令人印象深刻就這麼說吧總之能把現在的我帶回青澀的青春年代的就都是迷人的好夢

近日讀到幾則輕鬆小品,令人會心一笑,講法國著名的大文豪巴爾札克的趣事。大家都知道巴爾札克一生窮困潦倒,也沒有做生意的頭腦,但他就是試著想做,結果初次經商就慘敗,不僅沒賺到錢,還欠了一屁股債!不過他因為過慣了沒錢的日子,經商失敗後也沒太難過,馬上又乖乖地回到他的興趣,寫作上。據說他每天至少可以在寫作上工作 12小時,不累到極點是絕對不會離開書桌的。

有一天晚上他寫作寫到累壞了,便躺在床上休息,不久就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原來有個小偷正鬼鬼祟祟的在翻他的箱子。看到小偷很緊張的樣子巴爾札克竟然哈哈大笑起來,說:「你就別翻了,這箱子我早已翻過好幾遍了。」「你比我還窮。」小偷轉身欲離去,巴爾札克說:「順便把門給關上。」小偷說:「又沒錢,關不關門有什麼用?」巴爾札克說:「我那門是用來擋風的。」

因為窮巴爾札克也常幻想自己變成了大富翁,一次在夢中夢見自己的小說要出版了,這時出現一位有錢人來找他,說:「我要買你的小說,我這抽屜裡全是錢,你要多少都行。」巴爾札克興奮地從他那簡陋的床上躍起,跌倒在地,摔得可真疼,夢就止了!

春日風光明媚,大地新生,但人生並非日日安好如意,看過往人事不都在重複相類似的經驗?!笑中有苦有淚,苦難中卻同樣有溫暖,得失其實難衡量,人越活,似乎也才能漸漸明白何謂不計較太多的道理吧!

~煥然一新~

~yingju-Lu~

~過往雲來~

二月的雲

二月的早晨

古厝周邊極少出現燕子,彷彿能在這兒見牠們一面是件奢侈的事!但鄰近不遠處一排樓宇集聚處及其附近的小路、農田上,卻時常見大量燕子盤旋、駐留,可以合理推測,這群燕子的家也應該多聚集在此處!

在庭園見多了兇惡的烏鶖、活潑好動吱吱喳喳叫個不停的麻雀,有時還真挺懷念有燕子飛來的地方,比如我白河寢室的家。

早上及黃昏,這附近的燕子們會大群出現,牠們溫和,喞鳴細細,一切顯得很柔美,總覺得燕子頗能釋放及營造一種溫馨與安平的氛圍!

春天了,我在鄉間小路遊晃時,看見不少小麻雀及小燕子,或許還有好些我認不得的幼鳥,而花架上繁葉簇擁的蝶豆花處,又見斑鳩殷勤在築巢,細枝隨丟,牠們總把地面灑得一團亂。斑鳩似乎特別喜愛這個位置,每年都來光顧!

葉落禿枝一、二個月後,成排的苦楝樹又冒出嫩葉,甚至開始綻放出淡淡粉紫的小朵串花,因為時常留心苦楝樹的身影,發現鳥群也甚喜愛在苦楝樹枝椏上待著!

枯枝與鳥、枯枝與寧靜又顯蒼白的月、枯枝與藍天浮雲,或是枯枝與夕落、枯枝與水田…,我甚愛捕捉以枯枝陪襯的這季自然的風景,眼前一切盡是如此美麗!

但等葉生茂密時,枝椏間就少了留白,這份蕭逸之美就將轉變成蒼鬱健爽。我想,大概就是這時節這份稀疏冷峻與如素描線條般瀟灑率性的個性之美,讓樹的枝椏軀幹如此吸引著我吧!

溫度好高啊!在據說有冷鋒面(寒流)來襲的前幾日,初春二月溫度已飆至近30,仍矗立在野地裡的芒草已變得太土太乾黃,成天見烏鶖明目張膽在屋外喧囂爭吵。

湛藍天時,浮雲大片飄過,看似離開,卻更像在迴轉,魔幻一個新的季節…。

繁忙的農事已把多數鄉間小路弄得濕滑泥濘不堪,有幾次經過差點滑倒摔倒,跑在前頭的國王()還特意停了下來回頭關切地看了我一眼!

村裡的農民生活一如既往,村外資訊過於繁亂,便顯得這小村被過濾得太過乾淨,完好!

白日看雲一朵一朵或雲影聚散穿過眼前,飄落至遠方;夜晚時,見群星依舊燦爛,宇宙遼闊而華美。不遠處的林間傳來風颯葉響,也不像嘆息,也不是歡笑,其間還穿插著不知名的鳥啼,顯得神秘而古怪…!

2020年也已經走得不再像是個新的了,原來時間在無聲無息間也早已經被拖得長長渺渺的了…。

~過往雲來~

~yingju-Lu~

~慢讀春花~

薔薇花

檸檬花

栽植的二盆萬年青,不約而同都在今年開花,罕見又奇特,應是和天氣有關吧?!

後庭園的蘭花,邁入二月中旬後,終於有結出花苞的了。

對於蘭花的栽培,我一點研究也沒有,或許也沒有什麼天份,更不用說曾為她們換過培養土之類的事。

去年花開盛綻之後,也就這樣跟著安安靜靜地放了一年,原本就想,來年能不能開花?也就隨緣!但當然啦,放了些時候的蘭花若再無動靜,最後的命運就當沃土,貢獻給其他植物了!

春來花開,草葉復甦,園上的花,不管是樹花、小野花,或是特意栽植的植物,在這個時節總有些是跟著時序走的,或者有些剛巧也跟上春天的步履,再加上一些欣賞者的心情,使得庭園多少也散發一股清新柔美的氣息!真的又走到繁花盛開的時候,想著也覺得景致美好!

國王(狗)

初春時,冷了幾日,但冷過又復天熱,這樣循環幾回,都是溫度差距極大,真像一首極難掌控能暢快高唱的歌!但儘管初春偶有天寒料峭時,漸漸的冷鋒面終究也會消失!

小村裡的房子多老老的騎著單車在鄉間小路閒晃時遠看這群低矮的房子,覺得好可愛!雖然夏季酷熱天時,住在這種房子內,真的會熱死人,也始終不明白以前的人又如阿公阿嬤是怎麼度過那種炎熱到令人感到絕望窒息的日子的?但若把老屋再和另一頭高大的水泥大樓相比這些古老的矮房啊依舊可親得多

我在閒走的路上,一年之後也走出了些熟悉的感覺。

有時迎面而來的是刺眼的陽光,有時正巧跌入華麗的暮晚中

時晴風雨,一路也交錯互染著雲與山的光影,

冬日的夢影結束了,倉倉皇皇被收入記憶盒,

很快又迎來全新的春日的旅程,

而我,仍住在鄉間那老老的房子裡…。

綺麗的花花世界開始我們又將被推入另一個夢中的風景…。

~慢讀春花~

~yingju-Lu~

~悄然春色~

春天的水田

春天的水田

二月,春日氣息漸濃,在經歷一番熱絡的春耕插秧期之後,鄉村風景趨於閒逸,有時竟也顯得太過安靜!

季節在某些時刻會散發出濃厚的,專屬於該季的味道,恰如此時,春色已漸濃!

水田漠漠,正是人間好風景,多麼令人迷戀!

我看水面如鏡,倒映清新的山景與飄雲,

一瞬間水上閃動微微光跳,竟也覺得

它們是大地心靈的眼,好顯夢幻!

時常鷺鷥飛來,水波眨個眼,

緩緩的,也只滑過淺淺水痕,

春日的光,仍悠然照耀著!

說這水田上的鳥,有常見的白鷺鷥、黃頭鷺鷥,還有之前認為只是短暫在此停留的有著黑白極為顯目羽色的大鳥等等…。

我愛看這插秧前的畝畝水田,春風拂掠下的它們正欣然靜默迎接它們的客人。

這水景有時也顯得虛幻飄渺,抑或散發著微微淡淡的柔情,偶有藻類、浮萍飄晃,更顯水田深邃的蘊底…。

太多不知如何書寫的心情,吸引著我這個行路人老對著它們凝神靜望,實在也真不知是否會嚇壞了這些春天的水田?!

~悄然春色~

~yingju-Lu~

~春日細雨~

茼蒿

我從廢草葉堆上拾起幾把沾著塵埃的茼蒿花,還來不及好好為她們拍些照,她們就被父親大人無情地拔起丟棄。

母親大人說父親大人不喜歡吃茼蒿(正確來說是他比較不喜歡吃蔬菜水果),茼蒿還長葉時他也不太澆水不太關心,反正就是心不在她們身上。近日,父母親大人想種些新植物,自然就從茼蒿小圃開始廢棄再耕新!茼蒿花花開正美,也引不起他倆的注意!

我拿回幾把茼蒿花後隨意將她們放在玻璃瓶罐上怎麼看都覺得美

對整個小茼蒿菜圃這麼快就被廢掉,心裡是不捨,這瓶不算大束的茼蒿花,眼下至少還安慰了點我的心!

我跟母親大人說,下回茼蒿種在庭園內就好,方便我隨手摘來煮湯喝,當然,也是想好好欣賞茼蒿花之美,也為她們留下美麗的倩影!…

~<茼蒿花>~

春天的水田

一日下午飄起雨雨絲細膩時多時少這個季節雨仍罕見而這也是變天的前奏

國王()等了我很久,渴望出去散步的眼神加上不停挨近我的肢體動作終於還是讓我決定試試運氣果斷地趁此刻沒有下雨的空檔飛快帶牠出門去

可真幸運,行經不過500公尺就開始飄下細雨,眼見山區烏雲籠罩,且飄了過來心想不妙果真再行約300公尺很快地雨就嘩啦嘩啦下了

可想而知,我們二個一路淋雨回家!

國王()跑得極快我騎快腳踏車也跟不上牠讓我在後頭嚷「這時候棄我於不顧!」(哈!)

不過國王()看起來似乎也很開心一點都不在乎淋了雨

回到家後,當然是先吹乾頭髮衣服和身體,之後才能準備晚餐,就這樣雨還下著,直到天黑才停。

雖然這雨不大可一整晚,鄉村野地卻傳來滿滿的蛙鳴蟲唧奇特的鳥聲還有老鼠叫聲等大地可是非常熱鬧為這春日夜晚營造了美好的氛圍

這樣的夜晚極好入睡也甚為喜愛這夜景裡的背景音樂

~<細雨後的夜>~

土芒果樹

很快的,土芒果樹開始結果了…。

「芒果」二字…,怎麼就想到了夏天了!

~<土芒果>~

~春日細雨~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四月 202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