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酷暑~

七月的黃昏

夏至過後,果然酷暑跟著來到,之前的微微高溫都只是前菜,真正的炎熱在七月的幾場雨後,終於到來!

恰巧這段時間我們也請來工人整理前頭的農地,艷陽高照下工作,陽光極其熾烈,連工人也受不了,也約莫是在這段時日感覺自己中暑,真是難受!

像這樣的高溫已近可以殺人的地步,等入暮夕陽落去,古厝裡仍殘留著白日的餘溫,可,卻是熱烘烘且悶的熱氣。倒是庭園上的風一股清涼,可惜啊!又不能直接躺在庭園上睡覺,但這對我們國王()而言倒是一件美事,因為度過白日那麼難熬的大熱天,晚上終於能讓牠喘口氣!

說這國王()時常做夢,最近一次看牠在睡夢中四腳仍作勢奔跑狀,我猜,不是牠在夢中又在追什麼?就是牠的仇敵來追牠。看牠啊,平常老愛追貓,也愛和其他狗打架,早就樹立了不少敵人了呢!

這個七月雨一來下不停,天一方晴,溫度就飆得極高,也約莫在這時候留意到夜晚夜鷺不再飛來,很奇特,就我之前在白河小鎮的觀察,牠們似乎有個規律性,天過熱就會離開,約莫冬天時才會再回來,不知道小村這裡的夜鷺是否也是如此?

幾場狂風驟雨之後,見大芒果樹下摔落一隻雛鳥,看那位置上頭就是烏鶖的巢,想來死的應是一隻小烏鶖,可惜了!

烏鶖的窩雖高高築在樹梢上,也相當堅固,但幾經大風大雨狂吹狂掃,裏頭的鳥蛋及尚不會飛的小雛鳥都有可能瀕臨從高處墜落的風險,或許這小雛鳥就是這樣被摔下來的吧!

這個時節,樹上仍可見各種鳥類的巢及裏頭的蛋,尤以斑鳩為多,我們的芒果採收完畢之後即將進行大規模修枝,可以預期這枝椏間定藏著些許鳥窩,一不留意,鳥窩又要被我們搞破壞了!

而在芒果產季結束後,我們的火龍果也接續上場,至目前為止產量已比去年多了一倍,我們已感到非常滿足!

~七月酷暑~

~yingju-Lu~

廣告

~凝視水上的眼睛~

水池倒影

黃昏水池風景

七月,小村一帶大部分的稻作收割之後,適逢迎來幾場陣雨,使得原本呈現枯寂空盪的土黃乾莖禾稈地瞬間變成一畝畝的水池。有些農地面積廣闊,若又幾畝接連鄰,遂讓遼遠的視野更顯得美。沒了青翠或熟黃的稻禾卻換來水池,白日黃昏有光照耀,雲影倒襯,風起波光漣漪…,水面風光也是一幅一幅好風景!

在下一期稻作插秧之前,山麓旁滿池天光水影的鄉野平原間,總能看到一個對此流連不已的身影,若相機在旁,隨手便按下一張,若不,清風習習,靜望山水間,與天地共遊,也別有一番心境!

見這鄉間好風景,耽溺,尤在雲淡風輕時。

~<光影瀲灩>~

我曾經見過那迷人的月光,是在鋒面來襲經歷一連幾日的陣雨之後,就在雨停那晚,正巧也是晚飯後閒散時意外的發現。當時月光仍是迷濛,昏柔七彩虹光的月色光暈卻環繞著,情境極為夢幻,這樣美麗的月色實在可遇不可求,也極為罕見,當下我回想著幾回見過這樣風景?

不知道這樣的光出現在那已多久了?待我視線短暫離開約莫不到二分鐘,抬頭再看,一切就都變了,真如夢幻影,方才一瞬就這樣消失無蹤,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回復…,剩一輪明月的寂寞!

實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到底,是如何在一瞬間換了個樣的?

美!太過短暫!

景緻瞬息萬變,總以為那光彩會在天上多停留一會,為等在人間的我多留下幾分鐘,但想想,等待又是什麼?時間又是如何度量?

美!太過短暫!人生亦如是!

~<給天上的月光>~

~凝視水上的眼睛~

~yingju-Lu~

~太陽雨~

下著太陽雨,,,,,,

又急又重的陣雨呼嘯而去,這樣主導了幾日天候之後,這回終於轉回輕輕緩緩的綿綿細雨,可天色仍是陰沉,一時間天也很難放晴!

終於走到落雨的尾聲,連續幾日來拜不穩定的鋒面之賜,天候情狀快速在轉變,一日多變說得貼切,根本就有個情緒多變的性情,實在讓人捉摸不定,也就在這不易猜測的情況之下,在路上…,就莫名奇妙被雨澆濕了幾回…。

然而,不可否認的,這個性不羈的陰雨天也帶來了些驚喜,像那閃爍動人的太陽雨,始終就是最美的畫面,情境絕美,讓人深深陶醉其間!

看雨披戴金光從天而降,滿滿清澈晶亮,美得多麼耀眼多麼大方,多麼不可思議!我愛看太陽雨,也低頭望透地面水光反照裡閃跳的那些優雅的水滴,一次一次叩響大地的回音!

我想起曾經閱讀過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國作家)描寫的某種意外邂逅的場景,那顫動心緒的文章,或許吧,太陽雨也不算奇特,但很幸運我卻在其間感受到一份相類似的心情與感覺!

我試著捕捉雨落於水灘的畫面,或許拜科技之賜,這畫面的結果呈現確實美得驚人,但誰知道呢?那些細微精緻之處,一 花一世界裡,始終有我們肉眼察覺不到的驚異之美啊!看不到的或許真更能促使人用心去感受去體會,如今藉此畫面,更能激起無限的想像,總是對我而言這一場太陽雨裡,有我對大自然沉迷的心情…!

雨滴,,,,,,

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國作家)<野果>中曾書寫這樣的文字︰

還有查爾斯邁爾斯沼澤,你在那裡可以得到的不僅只有藍莓的價值,那處沼澤被雲杉環繞盡收其美,不過高高掛在你頭頂上的沁涼藍莓,它的天然風味和美麗卻毫不遜色。記得幾年前我曾在那片沼澤被「改善」之前,到那裏去採藍莓,當時我聽到沼澤深處那間看不到的房子,傳來邁爾斯先生低音提琴的顫動琴音,他是一位知名的領奏員,負責在安息日協助唱詩班達到整齊和諧。那些琴音的某種回響「觸及我顫動的雙耳」,讓我想起那些時光。何謂真正的名聲,因為我正立足之處似乎不屬「凡間塵土」。

因此,在任何一 個夏季裡,當你花了整個上午在房間閱讀或寫作,到了下午,走進某處偏靜而無人踏足的繁茂沼澤,並在那裏發現又大又美的藍莓等候著你,而且數量多到取之不竭,這才是你真正的花園。…

~太陽雨~

~yingju-Lu~

~段落自然~

惹人愛的綠繡眼

花架處時有鳥類飛來,尤以白頭翁和麻雀為多。白頭翁嗜吃葡萄,也喜歡啄百香果花葉,也或者把它們當食物來吃,總之,倚著屋簷的花架,我靠著窗就可以近距離觀察鳥的活動。

如果國王()窩在房裡不出門,麻雀就更肆無忌憚,簡直把屋簷底當成牠們的遊樂場所,有時牠們也會挨近我的紗窗門,或直接跳上窗框上向屋內打探,模樣特別可愛!我任著牠們在這飛來飛去,玩來玩去,從不驅趕牠們,久了,好像牠們也不太懼怕出入這裡的人!

鳥常來,稀鬆平常,在枝椏上盪個鞦韆也都習以為常,倒是比較吸引我的是能再飛來什麼點不一樣的鳥!確實啊!這倒也是有的,機會雖然不多,且我也叫不出牠們的名字,呵!

不過呢,若飛來的是一點也不怕生的綠繡眼呢,心情就能開懷了,畢竟這種鳥實在太可愛了,散發一種挺柔和的美!

於是,等待著…,某一天就在窗前,綠繡眼來了,輕輕地,我拿起相機,拍下牠迷人的身影。

園子裡花卉不算多,但顯然有果子成熟就能吸引鳥類前來採食,但雖是為數不多的花,也自有其欣賞者,蜂蝶也就這樣被吸引過來。入夏後,這陣子便時常可見三三兩兩蜂蝶及蝴蝶飛來,我注意到種類不同的鳳蝶,比如有橘白相間及黑白翅翼的,還有一種是咖啡灰褐翅翼,這樣的蜂蝶都曾出現在我們這裡,好些蜂蝶長得特別巨大,很健康的樣子。

這也讓我想起不久前看到的螢火蟲,記得一位村裡的朋友跟我提過,再往山麓裡頭走,便有一處螢火蟲區,她有時會前去探看,不過得小心蛇就是了!

螢火蟲的種類也不少,我查看資料才知道有好些種類的雌蟲是不會飛的,而且各類種中的雄蟲和雌蟲的發光氣節數也是不一樣的,這是不是挺奇特的呢!

在生態如此豐沛的環境底生活確實充滿驚喜與樂趣,但是,當然啦若不幸遇上令人感到害怕的動物,那就挺掃興的。不過呢,大自然確實也不是人類專屬的,各式生物都有權在此生活!

幾日前聽鄰居說他在附近看過果子狸,這可確實特別了!我們看過松鼠,但果子狸可是難得一見!

又一回暮晚帶國王()跑步去,車剛要轉入大榕樹路口,看見一條長蛇貌似驚慌地往樹底陰暗處狂鑽,我們相距不到二公尺,實在很可怕!天色昏暗也看不清是什麼蛇,反正就是一條長長蠕動中的東西在快速扭曲著身子移動,蛇的顏色偏暗,約有一公尺長,二個指頭粗。

蛇也怕人,我想真的是這樣子吧,理論上一有聲音靠近蛇就會快速閃躲,但事實是,我更怕蛇,只能在驚恐中快速騎車離去…!

~段落自然~

~yingju-Lu~

~雨水~

細碎的小水滴禁不住風吹搖曳,從葉綠枝椏間灑落下來,一陣風來徐徐,數不清的小水滴合成一片細柔的水簾幕,閃著金銀亮燦的光,輕輕從葉冠上滑落,頃刻間,以為又下起雨…。

這個多雨的夏季,我總能在漫遊鄉野時邂逅一段小小的小浪漫,而這日正是早晨後的時光,記得清晨時下過一場雨。…

連續二年,像又回到多雨潮濕的夏季型態,尤其夏季對流雲旺盛,靠山的這裡雨水一直豐沛,總在驟雨過後,門前河溝大水匉訇,聽來還真能誤以為我們家門前有條大溪河。

正確來說,春雨至今,園上草坪濕度良好,已不見幾年前那副枯黃萎靡的窘狀,但也拜雨水充足之賜,有點苦了我這個園丁。

雨來,難免伴隨雷殛,一日看報才知道,台南市果真是雷公青睞的好地方,2018年各縣市排行之閃電密集度,台南市「榮登」第三名,不僅如此,就鄉鎮市區排行來看,小小的白河區竟也能名列前五名,難怪,我一直覺得這裡的雷殛多且狠又有力,超級可怕!

從春雷過後到九月左右,是閃電落雷頻率較高的季節,夏季雨水雖調節降低了溫度,卻也帶來閃電雷擊的風險,想來是得多多留意才是!

雨水多,我們也趁著雨暫歇時,趕緊把三棵樹上的芒果全採收了,芒果雖高高掛在枝頭上,一大群螞蟻仍勾得到它,牠們覓食的能力實在驚人,也或許草坪太潮濕了,牠們只好努力往上爬,便爬上了大樹,就此發現人間美味…。

園上的芒果產季隨著季節進入盛夏結束了,等天放晴了,又該挽起袖子,拿起大刀,準備修芒果枝條去…。

~雨水~

~yingju-Lu~

~雨滋潤~

風雨將至

一直到黃昏都還是豔陽高照的天,只是雲多了些,夏季濕熱,水氣豐沛,可沒料到入夜後突然地就刮來大風,落下大雨…,或許是之前疏忽了氣象預報,心中沒有想法,突來的天候轉變,便帶給我一些小小的驚奇。

靠山一帶小村的生活,天氣的陰晴轉換常會出乎所想,許是倚著一座大山的關係吧,讓這山也顯得神奇了!

山裡山外、隔著大山的另一邊…,都說山區氣候變化難測,想來這裡的生活似乎也已貼近這樣的況味!

想起以前在德國南部阿爾卑斯山一帶旅遊,民宿的主人說「那個氣象預報聽聽就好,根本都不準,山區氣候難測,一下子雲雨就來了!」真的是,那天原本依著氣象報告某地會是好天氣,卻沒想到雨一直跟著,一整天都在下雨,我們也只好改走商店百貨,進教堂。其實我在德國生活時,遇上下大雨的日子實在不多,但那次的雨可也不是以往的細雨啊!不過,這也都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隨著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現在的德國不僅也下起暴雨,頻率也比之前多,熱浪來襲也是,且這時溫度還比台灣高,簡直也面臨了「水深火熱」的威脅。現在則更有沙漠化趨勢越來越往北移的現象,而歐陸便

是最受威脅的一塊。想第一次旅遊德國也只能選在暑假,但那裏的溫度卻只在20度左右,我還得穿著長袖衣,印象中往昔的美好,對照今日的情況,還真是令人感慨萬千!

鋒面突然來了,一波波的灰雲和雨先從山前滑過,看來那雲雨像是從東南邊或南邊興起,一連幾次來的烏雲都降得很低,雲腳如棉絮,輕飄飄的,好像垂手可得,畫面好可愛,好美,雖然,那整頭大塊烏雲看起來也像一隻巨獸!後頭的雲不斷快速蜂擁向前,就像高速公路塞車一樣,最後推擠在一起,便顯得更加沉重了些,結果雲層相互交疊,天空暗了一大半,可見明度降低許多,直到大山的輪廓完全消失不見,唰唰唰唰!嘩啦嘩啦!狂風驟雨就這樣不預警地來了…。

然而啊,夏日的雨只要不是太過的暴雨,多下幾場,還是令人喜歡的,植物有雨水滋潤會長得很好!

雨中透涼,雨後清爽,尤其入夜時的雨後特別舒服,鋒面來那幾日夜晚,蛙鳴蟲唧聲音特別清澈,極度響亮,彷彿這樣的夜一整個都是牠們獨有的世界,牠們主導著整個宇宙,那樣響徹雲霄的聲音震得連天上的星星也只能露出頻頻眨眼的驚歎!

我在園子裡靜立聆聽,感覺自身已快消融在蛙蟲的唧鳴裡,是非常美妙而難得的經驗!

氣象預報,今年約有45個颱風來襲,七月均溫也比往年偏熱,這樣能伴隨幾場適中的午後雷陣雨也是好的吧!

雨水、陽光和空氣都足備,看看園上的植物,今年,又能抽長多少?

~雨滋潤~

~yingju-Lu~

~自然之歌~

園子裡的第一顆火龍果

六月就見火龍果成熟了,市面上大大小小的火龍果登場,又是消暑的好水果。

夏季酷熱,但夏季裡的好些水果也令人喜歡,像西瓜、芒果、火龍果等等都是果內含水分多的,非常合我的味口。前陣子西瓜吃了不少,接著是芒果,我們園子內那三棵芒果樹今年也算收成不錯,加上我們都不灑藥,吃得很安心。粒粒芒果還沒有消耗完呢,如今園上第一顆成熟的火龍果已被我採下,哇!面相不錯唷!比去年好上許多。我看火龍果莖枝條上還開著數十朵花,如無意外,再過月後應可採收。

還有木瓜雖不是專屬於夏季水果,可這把月來,我們的木瓜也結實纍纍了。總之,這片園子提供了不少水果給我們呢,很是開心!尤其像我這種很愛吃水果的人,庭園裡長滿我愛的果樹,可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火龍果>~

清藍的天

我讀到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國作家)如此記下的文字:

「草莓是本地最早熟的可食野果,我最早在六月三日就發現成熟草莓,不過通常是在六月十號左右,或在栽培種上市之前才會成熟。到了六月底,草莓達到極盛期,草地上,草莓的成熟要晚上一周,而且直到七月末都還有。」…

最美的還有這一句:

「草莓是大地的第一抹紅,是朝霞的紅,是只長在奧林匹斯土壤中的諸神美饌。」

~<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國作家)筆記>~

我確實真的這麼想,現在的環境及生活讓這一世代的人離土地已越來越遙遠,我們甚至不知道果子是怎麼來的!

xxx

我見,

鳳蝶飛

一身彩衣翩翩

在園內,妳高調

我隱身

成全妳

蝶翅舞弄

與夢鄉伴

的,時間

~<我見,蝶來,飛>~

~自然之歌~

~yingju-Lu~

~都是瞬間~

彩虹

隨著牠自己的意思閃爍明滅,在古厝園內我又發現牠,小小的螢火蟲。

在這樣清風徐來的夜晚裡漫步,還能邂逅螢火蟲流晃的光,感到溫暖。尤其,初在恍忽掠影間,驚鴻一瞥,我只能痴痴地望向牠捎來童話的訊息,閃滅在人間!

這真是意外的驚喜,雖然早知園子內有螢火蟲的足跡,可沒料想牠們能在這停留多久?牠們的一日許是人間數十年!確實啊,如同很難理解,如何能把人的壽命壓縮等同牠們的時日了呢?!

想啊想的…,這人間的螢光又如何和蒼窿裡的星光對話呢?

xxx

未至午後,突然又來了一場陣雨,雨刷刷走過,雨勢也不算太大,卻也帶來了適量的雨。雨後烏雲飄散,山邊開始泛出淺藍,灰雲轉淡…,就這樣迎來午後的陽光。

雨後的光顯得極為燦爛耀眼,不一會兒的功夫挨著山麓便出現一道彩虹,那虹像被壓得扁扁的,還不到半圓弧,總之,有點忸怩之態,乍看,還挺不習慣的呢!

走至今時,還未曾見過一條完整的彩虹,雖然入夏後雨水多,卻總是時機不對,陽光和雨水搭不上,但就在上半年的最後一天(6/30)像被壓抑許久的一道彩虹終於有機會冒出頭來大口呼吸似的,蹦地,就跳出山前,雖然啊她停留的時間依舊相當短暫,想來也覺得挺有趣!

~都是瞬間~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九月 2019
« 八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