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成秘境時~

微光下的萎葉

微光下的萎葉

暖洋洋的日光,穿著夏裝好像也可以,添加個小外套亦可,冬天是夏末秋天的樣子,身子被豔陽曬得好熱,溫度仍是高的。

從北德來的消息,此刻零下六度,雪在下與不下之間,一片灰濛濛的白色視野,陽光時而顯現時而隱沒…。

在晴朗暖和的北緯23度半想著真正冬天的故事,卻不知為何,覺得屬於冬天的,好想也已經越來越遙遠…。

假如,真能再回到最想回去的那一刻過往當下,無關青春消逝的遺憾,回到那一段往昔情境與境域多年來所一直藏存在腦海中不變而沉靜的畫面裡,想答案早已明白寫在自己心中,回去之後,我定會先深深吐納一口氣…。

記憶裡諸多的事,或者已逝十幾年,旅途,不管曾經踏訪過的,或未曾改拐進的那些小路,如今想來彷彿都變成一條又一條的秘徑,而這都是記憶在有形無形間催促的,讓它們儲存在我的心底,成為弔詭的情緒。

☆☆☆☆☆☆☆☆

停擺的那一幅畫還在心中思量著,但陽光太強,透光的草葉吸引了我的注意,逆光下的它們神聖像完全被合理美化,我的心暫時遠離了那幅畫!

透過光,,,

透過光,,,

寂靜的上午時光,風徐徐吹拂,小鎮的氣息懷舊卻又散發著一股輕柔的頹敗感,像世紀末的情感!

想起有人如此說過,21世紀已走過16年了,仍是喜愛20世紀末的相貌及感覺。我讀著這一句話,想此刻待著的這一棟屋宇也從20世紀走進了21世紀,長年下來我熟悉了所有這裡的一切,該說是慶幸,因為它並沒有太多的改變。然而詭異的是,外面的世界卻變化得如此之快,物質的、精神上的…,我們被迫地追著世紀的腳步跑。

雪徑~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雪徑~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世紀末」一詞不斷在我腦海盤旋,活在21世紀卻與之在思想上來回激盪,20世紀末後再沒下一個世紀末能讓我如此思考了!但確實啊!好像也才眨了個眼,曾經的一切,或者如曾是熟悉的舊識而今陌生的你,也都已在遙遠的那一方。能不能說,或許所謂的懷舊情懷,正也是我們心底千般萬般不願長大的佐證呢!…

☆☆☆☆☆☆☆☆

偶爾翻閱過往旅途取景中留下的我的身影,似乎一切都真的太遙遠了,那一份迷濛可以說是物質上科技所留下如今看來稍嫌勉強的功效,當然也可以理解成已逝的模糊的面容…。

那年的留影~德國卡塞爾(Kassel)

那年的留影~德國卡塞爾(Kassel)

~記憶成秘境時~

~yingju-Lu~

~靜謐深遠小村之美~

竹門小村風景

竹門小村風景

久久回去一次竹門古厝,進入這種小村很自然地便會放慢速度及腳步,欣賞農村古老的景致!

去年年底時二位朋友來訪,帶他們到竹門走走,看到這裡仍保留些老舊的古厝房屋,馬上露出驚喜的表情,還嚷著是空屋。對住在大城市裡的他們而言,眼前所見可真是古董了吧,直呼不可思議!

的確是,這裡低矮的古厝仍保有一些,而小村本來就小,除了必有的廟宇、警局、農會、小郵局,及一條極小的幾步路就可以走完的小商街,小學之外,剩下的就是現代樣貌的樓房及廣大的農地和靠山的風景。想以前交通尚未如此便利,科技也尚未如此發達的年代,這裡的人過著的就是典型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也儼然是一處很偏遠的地方,小時我在阿公阿嬤的身上仍可以看見這樣的作息方式呢!

而我們的古厝在經過一番重新整修後看起來已經不古了,和附近一些老舊頹圮的古厝相比,大大失去了那麼一些古味。

小菜圃裡的高麗菜

小菜圃裡的高麗菜

長壽花

長壽花

現今的這裡其實和數十年前相比已有極大的變化,河溝改建、小路拓寬,也因此路旁的一些老樹都被砍了,很可惜,有時會很懷念以前的樣子,但通常那種懷念也像是有意無意間翻到小村的老照片時才會被撩撥起,其實已逐漸習慣小村現今的樣子了吧,雖然現今也好,老味卻更美些!

小村一帶的白鷺鷥相當多,偶可見老鷹在飛,入夜後也有夜啼鳥飛來。視野寬闊的這裡星空遼遠而燦爛,也沒有高大的建築物擋住月娘的容貌,向山區望去關子嶺上燈火通明…。

每回回來這裡就喜歡看看且親近這裡的風景及植物,偶爾也能巧遇久不見的鄰近朋友,話匣子一開聊到天暗。

其實一般日子白天的這裡亦相當寧靜,一整天下來見不到幾個人,也聽不到幾句人聲,但美妙的鳥聲特別響亮,那種情境與氛圍讓人深信時空好深好遠,鳥聲反響地底的回音裡有古老世界的模樣!

菜園旁的花

菜園旁的花

酢漿草花

酢漿草花

小菜園裡的一個小角落

小菜園裡的一個小角落

我們小小的一塊菜園,現在墾殖在古厝屋前不遠,種植的蔬果種類並不多,但這個季節高麗菜長得特別好,草泥質地上的酢漿草花開得極好。小菜園區外放上不少植栽盆,我們種了各式各樣的植物,像有觀賞用辣椒、薄荷、九重葛、菊類花卉、長壽花等等,還有葉子會發出濃郁且迷人香味的香草類植物。

在這裡待著心情頗為輕鬆,我也總想替植物們留下美麗的身影,但相機不太管用,有時也只能自我安慰,既然怎麼拍也拍不出植物的香氣,那就好好享受當下。

這裡最美的資產就是靜謐閑靜,卻也只給想擁有這樣保有小確幸的人吧!

~靜謐深遠小村之美~

~yingju-Lu~

~另一種「髒」~

藍色裡有調皮的精靈^^"

藍色顏料

鋪紙張的畫板已經又是另一番模樣了,想這次工作完畢該要清理它。

其實還蠻懷念大學時,畫畫時候老把衣服弄髒,當然絕對不是故意的,可髒了衣服時一點也不嫌棄,還能穿得理直氣壯。倒不至於如戲劇裡演的,把整個臉也給搞上顏料,然後通常愛情劇就這樣開始了,還真的沒有!我的學習之路認真,因自知不是天才型,而且也很清楚就算認真了,也不見得所有領域都能表現得很好,比如像水彩、書法等一直都是我內心的創傷,哈!尤其是書法根本跟我的氣不合!但是我也沒有因此氣餒,因為總還有別條路可行。

在德國時,在陶瓷工作室工作一定得換上工作服,因為不管怎麼小心,身上一定會沾上陶土。都不知道重拾學生生活有多好,而且能像這樣穿著一身「髒」衣服很有個性。不過,我的很有個性大概也只有在「髒」衣服上顯現出來,其他的也沒什麼不同。

幾乎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怎麼跟一般學藝術的放蕩不羈的形象差那麼多?既不抽菸也不喝酒,也不跑Party,我都反問,為什麼學藝術的就要那個樣子,或者偽裝成特立獨行的樣子?

一幅早期的油畫

一幅早期的油畫

趨於成熟後的個性始終是難改的,雖也不是說永遠不會再改,但若除非生命中經歷重大變故,能把整個人及想法徹底翻轉一遍,不然我們就只能和自己已趨成熟定型的個性好好相處下半輩子了吧!

我可能是那種外貌和從前相比不算有重大改變,但想法或與從前稍有不同變化的人而已,其實至目前為止基本性情仍不變,但有時看見老朋友會很驚訝,怎麼對方整個樣子包括外貌都變了呢?!

陶瓷Nr-41

陶瓷Nr-41

除了回到大自然的懷抱,我還有一處可以讓自己安靜的地方,那就是創作。這裡確實相當美妙,我面對的就只是我自己,無須為別人交代,我也在這時候思考一些事,讓自己的心事和創作並行。

陶瓷拉坏的經驗曾讓我一度落入奇妙的「空明」境地,然而手繪手作能像此類似經驗的卻幾乎是零,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深的靜,雖然感觸層次不同,卻都非常珍貴,這是不同的面相,我能在這裏遇見自己!

在鋪紙張的畫板前,我的雙手老髒到不行,時常得不時清洗一下再重來,手上沾滿顏料的感覺一直都好熟悉,也莫名讓我覺得放心和快樂許久…。

~另一種「髒」~

~yingju-Lu~

~庭園上的果樹~

芒果樹

芒果樹

芒果樹

芒果樹

芒果花開了,一月底二月初的時候吧,回去竹門古厝那時就見樹上黃花串串,但其實也不是純黃色的,倒像青黃淡白之間。記得去年這裡的芒果樹沒結幾粒芒果,也不知今年情況又能如何?

倒是梨子樹今年所結的果子雖比較少,卻比較大顆,也比往年較甜。我錯過了花期,但成熟的第一顆最大的果子被我摘了,吃了,很開心!

梨子樹

梨子樹

此外還有一株移植至此的無花果樹,去年看它長得仍不怎麼樣,但這次再看已極為壯碩、高大,且葉子肥美,最近所結的果子也多,果粒也大,想很快的這些果子將會被我們採收。

無花果樹

無花果樹

無花果樹

無花果樹

庭園上的果樹目前並不多,但常在這活躍的鳥兒卻很多,而鳥兒有時常和我們爭搶果子吃,哈!我對鳥能樂在此處停留是表歡迎的態度的,牠們吃的果子其實也有限,可是我發現其他人並不全是這麼想,另一個原因也是因覺得鳥兒時常把地板弄髒。

還有一株小桑椹樹,日前看也結了幾個小桑椹果,鮮紅色的,要等到翻紫翻黑了才會甜,但恐怕那時候鳥兒應已早先一步搶走它們。這棵桑椹樹看來還不是挺穩健的,希望過些日子能更健壯一些!

桑椹樹

桑椹樹

已很久沒下大雨,這可能也多少影響到植物的成長狀況,老樹根部著地較深似乎遇到枯水期還能苦撐過去,但一些新種的或年輕小樹看來就沒那麼幸運!

二月中旬吧,竹門小村一帶的農業用水才會開始提供灌溉用水,也因此這期的稻作一直到過舊曆年後都遲遲未見插秧,都說我們這邊的水是最晚放的,住在別處的阿姨說他們那的稻子都已經綠油油的了。

原來台南的農業灌溉水源來自曾文、烏山頭及白河水庫等,竹門小村這一帶所取用的水以來自白河水庫的水居多,但白河水庫已是一座很老的水庫了,泥沙淤積相當嚴重,一下點大雨就得洩洪,水都留不住,沒雨時自然就是水庫快見底。用白河水庫的水似乎也挺刻苦的呢!大概也因為這樣,感覺小村裡的農民都養成了一種辛勤而認命的個性!

~庭園上的果樹~

~yingju-Lu~

~留著◎消逝的…~

一只漂亮的蝸牛殼

一只漂亮的蝸牛殼

最近的夢一場又一場,醒後卻老讓我記不得,只剩些微殘存的印象,告訴我那夢裡的世界似乎很老很遠,老得就像魔法裡的世界一樣,不可考!依稀記得的幾個人影,也許和我有很深的情緣,我們才會一起出現在那樣的故事裡吧!

意外,在庭園發現一只蝸牛殼,好漂亮!螺旋狀紋路轉啊轉啊像沒有終點、不會消逝,連帽頂的起頭似乎都不太真實,就像那些一場又一場已記不得詳細情節的夢境一樣,說著不知源由,不知為何?卻一直在玄秘的天際底漂浮的故事…

~螺旋之夢~

在庭園上發現的菌菇

在庭園上發現的菌菇

在庭園為植物澆水,有時竟也像一趟尋寶之旅,能找著一些美妙的東西,除蝸牛殼外,如枯枝,還有些附著在腐爛枝幹上的草菌菇。也還好現在是冬天,雖然這季不冷,但至少沒發現蛇,可以自在無須提心吊膽在草地上走著。

喜歡紋路這東西,自然而然的,不造作,又不刻意挫鑿的條理及痕跡,在樹幹枝椏身上很快地就能滿足我視覺上的渴望。

我的枯枝

我的枯枝

我的枯枝

我的枯枝

庭園上的芒果樹

庭園上的芒果樹

枝椏若仍殘留幾片枯葉,情境是美的,也更深邃了,帶著一點點的苦澀吧!然而庭園裡多數發現的枯枝都只剩癯瘠不已的模樣,就算曾叼著幾片蕭索的葉,已早已敵不過歲月風霜的摧殘,化為春泥或風化成仙去了,而曾經的那些大的粗幹早已奉獻去了吧,結局或多是被焚燒…。

重新發現且撫觸這些留滯在庭園上的老舊枝椏,想他們也曾經在這裡生活著,且可能活過的年數比我久,心中是有一陣莫名的感觸的,枝條變化多樣的造型相當令我著迷,我理解著每個他們都有各自的性情甚至傲骨或審美觀似,他們這樣不斷向天空向四方發展,成就一棵樹的樣貌或風華,就像無數人的樣子一樣有陰柔的一面,或許也有剛毅、倔強或頑強,或者像紳士一樣的性情,像神仙般的美貌…,透過枝椏編織的網,曾經我也流連望過,渴望能有一座這樣豐滿的森林讓我漫步。我心想著,神秘的樹彷彿也有許許多多承載著的,卻又不易讓我們了解的故事吧!…

~枝椏的故事~

~留著◎消逝的…~

~yingju-Lu~

~小憩~

幸運草

幸運草

蝴蝶慢慢輕緩地飛,掠過我窗外的陽台前,晃蕩的身姿顯得纖細而柔弱,怎飛到這麼高的地方來?

這個冬季時節田野上應有數不清的蝴蝶漫飛,尤其鮮黃嫩綠的油麻菜田上黃、白色的蝴蝶總參差飛舞,田野爛漫!

好久了,似乎沒這樣留心著蝴蝶飛來的模樣,不免也猜疑著初春的訊息將至,抑或者依然持續著冬天?

☆☆☆☆☆☆☆

有些愛睏的午後,坐在酒紅色大木椅上假寐,把眼睛輕輕閉上。

在自己的寢室也極少有個冗長的午休時間,一方面是不習慣,非得身體疲倦不已時才會讓自己無所謂地睡上一覺,但大都時候也僅是閉目養神,休息約一刻鐘的時間而已。

記憶中,從小學開始的午休時間,沒幾次真正熟睡的,因為趴著睡覺實在太不舒服,就像有些睡姿我也適應不來一樣,比如趴睡、側睡,足讓人窒息的睡法,可真有人能擺著這樣的姿勢一覺到天亮,這些人對我而言無異是身賦異稟了吧!

角落的風景

角落的風景

但偶爾的午間小寐,其實也很不錯,能讓眼睛適時放鬆休息,寧靜的午間頗適合養精蓄銳,而我貪的更是這段喧囂的午後來臨前的沉靜,是白日中似乎唯一的一段安靜時光,一段戲劇中場的休憩!

☆☆☆☆☆☆☆

看見久違老同學們的相片,那藏在記憶中很深的心情便浮動了出來,然而,現在的我們卻彷彿只能站在時間的肩上,重新回顧、回想那些停頓已久的,已呈片段的記憶。還是,只有我有這種感覺?

不只過去停頓的一切,我們須試著努力重新開啟,但好像開啟運轉後,我們早也已在不同的世界了。我有時,確實會這樣深深感慨,但想想,這個世界裡的人又何嘗不是多樣,所行的路何嘗不是繁複?該是,又是自己想多了吧!

前行的日子與時間繼續往後拋下諸多難以計數的回憶,人生就是這個樣子,然而,這些留下的記憶卻好似也並非十分管用…。

~小憩~

~yingju-Lu~

~艷美的吊盆吊鐘海棠~

吊鐘海棠

吊鐘海棠

極為艷麗的一束吊盆,是母親大人新買的花。老一輩人家嗜喜豔紅或色彩鮮艷的花,每次看母親大人又提著新花回來,選的花色也不外是紅、紫、橘、黃、粉紅這幾種,似乎其他顏色是接受不了的。

這幾年母親大人買了不少植物,其目的都是為了美化竹門古厝,可惜的是,植物買回來了,但很多種不好,至今在古厝也尚未見葉茂繁密的庭園,甚至很多都歸西了!我都勸母親大人,買來種就要好好照顧它,而且最好能先了解植物的特性,該如何栽植?又該種在哪裡才適宜?陽光需求多寡以及水分需求量等等,最好都要先有了解,別一窩蜂就往土裡種,這樣植物才能養活。但遺憾的是母親大人不太懂這些,加上植物種在古厝也疏於照顧,栽植美化庭園的情況一直不算太好。但母親大人也很有趣,仍不死心地一直買新植物,前前後後的錢加起來已所費不貲啊!栽種植物真的需要有心人照顧,多多關懷植物我想植物也才能長得好,這就像在照顧自己的小孩和養寵物一樣吧!總之,就是希望古厝的庭園風景能夠越來越宜人才好啊!

美麗的吊鐘海棠

美麗的吊鐘海棠

這盆極鮮麗的花叫吊鐘海棠,俗稱倒掛金鐘或燈籠花。

吊鐘海棠有多種花色,比如紅、紫、藍紫以及白色等等,母親大人自然喜歡最豔紅的。這種花的其中一個品種,花朵是鮮紅色的,又被稱為「淑女的耳垂」,就是取其樣貌花朵密生向下垂,但花朵窄長而不開展得名。

在外國的傳說中還有一個關於她的故事是這樣寫的︰

一名仙女因不聽從天神的命令,天神一怒之下便把她倒吊枝條上,這名仙女就這樣化身成這重美麗而浪漫的奇花了!

吊鐘海棠

吊鐘海棠

不同顏色的吊鐘海棠各有不同的花語,但這些花語似乎都不適合於贈花之列,比如白色表示「自己對對方只是仰慕,不敢靠近」;紫紅品種則表示「心靈脆弱,熱情仍在,但無可奈何」。通常講吊鐘海棠最通用的花語則是「美麗,但冷漠,而且會受苦。」

~艷美的吊盆吊鐘海棠~

~yingju-Lu~

~一點冬天~

寢室白色的小金桔花

寢室白色的小金桔花

勞動了一天,入暮時份大地在經過一陣喧囂後很快的要歸入寧靜,天色才剛轉暗夜啼鳥就來了,之後是沉沉黑暗的夜。

夜深時我來到窗畔凝視,聆聽著夜啼鳥的聲音,發現聲音來源處正是這一帶建築群中最高的那紅色屋簷頂,極佳的視野點,白日時也是眾鳥爭奪之地,可在黝黑的夜晚,這塊地像是獨留給夜啼鳥的,從未見過其他的鳥和牠相爭過!

夜沉而靜,一月的金桔樹正吐露迷人的清香,然而我有時竟也糊塗忘了,還猜疑寢室怎有美麗的香味?小金桔樹上結了好幾粒逐漸成熟中的小果子,但另一方面又不斷地繼續冒出花苞。寢室前廳靠窗的小金桔成長狀況良好,可跟我們放在古厝的那棵金桔樹比起來也只是小巫見大巫,那裏的小金桔樹啊之前就見花朵茂密,遠看像掛著一朵一朵雪花,想必現在也是結實纍纍,可以想成一棵澄橘色的小樹。

古厝的金桔樹

古厝的金桔樹

又一波冷鋒風塵僕僕來到,入夜後這裡開始起風,也漸有涼意。這一冷能逐漸冷到年底了嗎?然後2017年的1月就要結束,也才剛走進2017年啊,一眨眼,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忙碌之中,還是?就這樣度過一月冬季的日子…。

☆☆☆☆☆☆☆

昨夜月色神秘而美,近午夜時份月亮才剛跳出山崗未久,那顏色是暗橘的,散發一股懷舊悠遠的味道,實說,總是久久才留心這樣的月色,雖感到遺憾,也莫可奈何,畢竟這樣的月總出現在極深的夜,有時是真的忘了她的存在…。

☆☆☆☆☆☆☆

冷風下來了,一日上午此地的溫度標示是14度,可是奇怪並不覺得太冷,這天我也沒穿外套。因有事處裡北上嘉義一趟,沿途的溫度顯示是15度,這樣看來溫度應是正確的,雖然入冬後有幾次鋒面下來,但這幾次的冷風都讓我覺得不像冷風,像今天體感溫度直覺也該有18~20度,但居然情況並不是這樣,正猜疑著,在嘉義熱鬧的大街上一家賣早餐店面前,長長的等待買早餐的人群中,看見二位辣妹穿著極短的迷你短褲,再隔二、三店家,也有店員穿著短袖張羅東張羅西,才知道原來真正不怕冷的正在我眼前。…

一日冬日的天空

一日冬日的天空

我說這種冷風實在很詭異,好像都這種溫度了,夏衣尚可,冬衣還可以,而今天是121日。

~一點冬天~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二月 2017
« 一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